某某💝

我是某某。从某处来,要到某处去。
💝电影《the jungle book》
💝游戏《Freecell》 《Sudoku》《spider》
💝英语——Do drunbility、六级挂了😂
我还是昔日,日更的少年。|ω•`)诶我性别写的女!?

我的大学生活161

17-03-07

写在前面:
213的另一位舍友,虽然没有任何日记一事件的习惯,但是,对昨儿个震惊全宿舍的那事儿吧,到今天仍然有些想法。
低级趣味。下流。
——大概能概括这位舍友,对另一位舍友所言的评价。我百度百科了一下=_,=+

------

恋爱当中的人就是能幸福得让全世界都知道。
卷同学四仰八叉地坐在图书馆最特别的楼梯口座位上,看着自习室里来来往往的人物,脑海中突然想起了这句话,然后他默默为这句话点一个赞。
恋爱中的人,就是能让全世界都感觉到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
【x】这个说法可类比,开了荤的人【x】
但是无论怎么说,都是要顾及舍友的理性的——这不已经把人卷同学逼出宿舍了嘛——san值降得太低小心会直接谋杀舍友哦。

------

今天是女生节(๑•̀ㅂ•́)و✧
卷同学他们顺应民意【用班费】买了早餐挨家挨户地送到了女生宿舍。
【然后有幸看到了略带起床气披头散发的小团支书(≧ω≦)/,看起来匆忙起床只穿了一件长毛衣的小体委(*/∇\*),日常早起仪容齐整的学霸宿舍Σ(っ °Д °;)っ,以及各种各样的姑娘们的睡衣(。•ω•。)ノ♡】
然后卷同学又把早餐送到了教工宿舍。You know what I mean.

不动声色的,一周要过去了,黑老师怀疑着的“不可持续”的晨练活动让卷同学坚持了下来o( ̄▽ ̄)d。虽然不是每天都早起蹦跶,被黑老师嘲讽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是卷同学强调这鱼都打在“保质期”之内,对锻炼效果是没有影响的……所以,好像晒晒网也没什么不对╮(‵▽′)╭强行没毛病。
以及,卷同学又一次证明了黑老师是夜猫族的资深老干部。强行扭转作息时间是不可能滴,确实应该顺应生物钟,在状态最好的时间——比如说黑老师的深夜,卷同学的清晨——做事情,据说效率也会更高。
可怜卷同学最开始想着,和黑老师一起早睡早起身体好,没成想,反而是自己被黑老师带坏,大半夜的带手机上铺,睡得越来越晚;偏偏他第二天还是那个点儿醒呢,竟然变成晚睡早起的设定了〒▽〒这是在压榨青春,这是在透支生命!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
不过也不是没有人操着这种作息时间过日子,嗯,摆个大番茄,就说服不服。
【莱昂纳多·达·芬奇先生表示他每天只睡一个半小时就够了╮( ̄⊿ ̄)╭】
【不是很懂那些人。】

“你是要上课的,你是要吃饭的。”
“……”黑老师吊着眼睛嘬吸管喝豆浆,一脸卷同学暴殄天物了的苦大仇深样,“如果我的课程表像你一样空那我肯定睡到中午,不,睡到自然醒,管他中午下午晚上!”……这样的宣言黑老师你不说我也是知道的啦_(:p」∠)_

------

17-03-08

↑女生节、女神节、女王节。
whatever。
家里的微信群今天特别热闹,他大姑他二姑他大姐他二姐还有他亲爱的麻麻,开心地发起了红包互祝节日快乐。作为这个“妈妈群”里唯二的男性,卷与粑粑,即使隔着时空依然可以同病相怜惺惺相惜。

昨天,正正经经的女生节,上午送了早餐,下午四节课送了课间奶茶【整个教室都充盈着迷之甜香】,晚上本来准备例行到女生宿舍为姑娘们擦风扇清洗空调的,因为酱酱釀釀的一些原因,推迟到了今天。
又一次的上门服务。
213这个半残的宿舍倾巢出动,轮流扛着人字梯上楼拜访女生宿舍。其中卷同学的身高优势让他首当其冲做那个爬梯子上高的人,被姑娘们围观的感觉,甚是微妙……
在某个宿舍,卷同学发现了一个特别硬气【?】的姑娘,她本来是在座位上边看视频边吃零食的,擦洗风扇难免落下很多灰尘,姑娘预见到了这一点,于是盖上笔电屏幕捧着豆豆走到了一边,并说,在她家里这些“高空作业”都是她做的,特别熟♂练,而且女生做清洁比男生细心,什么的什么的。
卷同学站在“猫爬架”上擦着扇叶,歪歪头看看她裂了个傻笑不说话。
舍友怼着这姑娘让她上,她果断拒绝:是不能抢人家的活的!姑娘仰头盯着中规中矩干活的卷同学,笑得像只柴郡猫: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不是男孩子真是太好了。说着费劲地勾住了同围观的舍友的肩膀,对前言作出部分解释:身高是硬伤。
作为一个堪称娇小的姑娘,这话说得非常洒脱,可见她看得很开。
——所以说,真的是个很“英气”的姑娘。【虽然也很ky会搞事情就是了-_-】

------

卷同学今天晚饭前拐带走了年级活动室里的人字梯。因为黑老师听说了卷同学他们“风扇与空调”的活动,大概是想到了自己宿舍里的相同配置,所以起了念头,想要借来一用。于是卷同学就扛着梯子去找黑老师了。
就是这么效率。

黑老师是以半掩着的门迎接卷同学的,卷同学象征性地指尖弹了弹门就推门进去了;黑老师正在阳台上换鞋子,象征性地招了招手就算接待来客了。
“【一下午清理了那么多风扇空调,现在】业务娴熟了吧?”
“当然!”卷同学把梯子架在风扇的斜下方而不是正下方,这就是有老司机丰富的经验指导下的实践。
“你上我上?”黑老师从阳台上顺道带进抹布一块,“还是我自己来吧,你帮忙先把抹布洗了。”说着把晒得干巴巴硬邦邦的抹布抛给了卷同学。
“……根本没让人选嘛这不是。”卷同学在洗手台前时这么腹诽道。

黑老师也不是个新手上路,嘛,毕竟是住单身宿舍的人。
卷同学第N次接下脏了的抹布去洗,余光瞄到黑老师扶着人字梯的把手,在“深深地凝视”这边,不由得回头以疑惑的小眼神看回去。
黑老师挑眉,笑得促狭。
突然间,卷同学带入了今天下午他曾经在那个位置上看到的,在这个位置上清洗的芬达和人兽的样子——啧啧啧,那可是被女生们偷拍,并且谑为“贤惠”的样子——不是他们清洗的动作多么贤良淑德,这个稍稍弯腰的姿势,看起来就是特别柔软,一时半会儿还只能想到“贤惠”这个词来形容。
卷同学登时风中凌乱了。
“我这是看起来很奇怪吗?”卷同学递上又一次干净了的抹布,方方地问。
“不会啊,看起来不错,有看起来很可靠的假象。”黑老师“嘿嘿嘿”地乐,“来,把这两个过滤网洗了去。”
“……哦。”
——去你的假象,我本来就很可靠的吧!

评论
热度 ( 7 )

© 某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