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

我是某某。从某处来,要到某处去。
💝电影《the jungle book》
💝游戏《Freecell》 《Sudoku》《spider》
💝英语——Do drunbility、六级挂了😂
我还是昔日,日更的少年。|ω•`)诶我性别写的女!?

【谜岚】失爱病毒

※两位大学讲师——人设不是重点,所以懒得想新的了╮(‵▽′)╭专注性格,他们是什么身份完全不影响剧情。
※请把“岚少”和“谜之声”当成名字【虽然很古怪】【但是某某取名字更古怪】谢谢╭(′▽`)╭(′▽`)╯
@实况RPS综合cp向84小时  关键词:失忆病毒——看到这个设定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要说谜岚性格的阴暗面什么的,抖s成双么?∑( ̄□ ̄;)
※问题:感情会在不同性格间继承吗?保存记忆=保存感情?

---谜---
谜老师今天上班的时候遇到了不大不小的一个事件:地铁站炸了一个装鞭炮的塑料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奇怪的是谜老师没有注意到站里有那样的熊孩子。
“应该是成年人故意的。”谜之声在教师休息室里与好友如此猜测道。
“这已经算是恐怖袭击了吧!?”岚少的脑洞一发不可收拾。
“是啊是啊……”
谜之声就在“爆炸现场”,更准确点,在“爆炸范围”之内。
“没事啦,就是被划破了。”迎着岚少关切的目光,谜之声温言解释道。
“这可是恐怖袭击,说不定有毒吧。”岚少蹙着眉的小表情确实有点儿萌。
“……”谜之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哈哈,是有点儿夸张了……但是你不是说从垃圾桶里炸出来的嘛,肯定很不干净!一定要消毒!”说着岚少从裤兜里甩出了一个Zippo花【x】,“我有火!”
——哇,仿佛看到了抖s之魂在熊熊燃烧。
——都没功夫去提醒你那东西只是在垃圾桶边上炸了而已。
——要是能把垃圾桶炸开那我可不能只是被划伤对吧。
“——!岚少——”
“好吧,去校医院点个酒精如何……”岚少收起打火机,支着下巴望着谜之声,“真是的,都要周末了遇到这种事。”
“是啊是啊……”

---谜--岚-
谜老师今天的状态不太好,授课到一半,失神了好几次。可能,一天中其他时候也有这种情况,但对谜老师来说,上课时是最容易发现自己走神的时候了。
“老师你怎么了?”有学生在下课后关心地凑到了讲台边,仰视着谜老师的眼睛像某种犬类……以前听岚少说起过。
“啊,没事儿……”回过神来的谜老师回以一个微笑,但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谜之声突然有非常不妙的预感——“这种失去意识的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坐在回家的地铁上,谜之声为思考这个问题花了一整路的时间——“昨天?前天?这周一?上周末?……”
“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了,已经到终点站了哦?”有路人出声提醒,谜之声猛地抬眼,只能表情僵硬地笑了笑:“谢谢。”
谜之声从终点站坐上回程的地铁,凭着一点“上天的指引”墙到了他常去的论坛网站,搜起了自己的“病”。
再次坐过站之后,谜之声一咬牙,从学院站上来了,大步走着,拨通了好友的电话:
“自从上次事件之后……对,就是你说的‘恐怖袭击’,我好像出了点问题——今天终于去查了一下……我在墙外找到了一些东西,哎,我也不知道现在能去找谁……岚少,我现在在去你家的路上……感觉不太妙……”
“你听起来也很不妙!”岚少跳了起来——还没见过这么逻辑紊乱的谜之声!
岚少拿着手机保持通话,一边披上外套一边抓了钥匙包,夺门而出,“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

--谜--岚--
谜之声梦里梦到被绑起来的岚少,手腕高吊,脚腕被绑,指尖缺血,冻得发白,挣扎着却只能用膝盖移动身体,以完全屈服的姿态在他面前。
于是谜之声睁开眼睛,看到床边瞌睡着的岚少,几乎就要愉悦地把梦境变成现实了。
“呜呜,你丫都昏了一天了!”一枕头丢死你啊混蛋!
话说自昨天,岚少从社区医院捡回了在小区门口昏迷的谜之声。对着医生根本检查不出问题,但就是昏迷不醒的谜之声,岚少皱了一天的眉头。谜之声还占了床,岚少晚上只能凑合着挨在床沿儿睡了几个小时。
又是一天中午了,岚少原是抱着枕头坐在床边,假装当看护,混混沌沌地补觉,一下子感觉到一道视线盯着自己,也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还是生起一股气,顺手就把枕头丢去了谜之声脸上。
谜之声抬手一把抓住枕头,指节清晰抓得颇为用力,但是没有把枕头拿开,反而是躲在枕头下笑了起来。笑声闷闷地在胸腔和棉花里震荡。
“醒来了就起来了!”岚少从椅子上起身,“觉得饿吗?我去热点菜……”
“你看到——我发的消息了吧?”谜之声突然撑着手臂半坐起来,直直地瞪向了对方,脸上还留着开怀的笑容,着实有点儿诡异。
岚少抄起手,支支吾吾看向他处:“看了。”
“那么我就不在这里继续呆着了。午饭也不用了。”谜之声说着就要下床,就算躺了一整天而身体僵硬也不难看出他的坚决。
“谜之声你干嘛——”岚少伸手去扶,却被人反手打开。
那人一字一顿道:“我不是谜之声。”

-谜--岚---
这只B面【。】的谜之声最终还是被岚少留下了,至少要吃过东西才让走——谜之声性格里本来就有过分温柔到优柔寡断的缺点,很多时候都禁不起别人的坚持。
“他很喜欢你哦。”那人埋头汤碗,突然如此说道。
“啊?”
“你是他最重视的人之一,你是有可能让我消失的人物,我当然要离你远远的。”那人这样延伸了一下,解释了他刚才为什么坚决要走。
“啊……”就是说,这是关系到身家性命的大事,但是还是被我轻·易·地改变了你的主意。岚少囧。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谜之声的B面放下餐具,还是那样可谓优雅的礼仪,不过抬高的下颌带着优雅过头的傲慢。
岚少暗自咬牙切齿,真的假的?不是谜之声?不是说,“记忆会保存”吗?
“记其所记,那么,感其所感?”那人轻笑,绕过餐桌走到岚少椅畔,居高临下地逼视,“你还记得,假期的时候你们两个去玩吗?”
“嗯。”假期里“两人”的出游仅有一次而已。
“你们跋山涉水去某个水电站水库。我有这段记忆,他看起来是开心的——但是我很生气——你一定不知道吧?那天本来是要在家为开学做准备的,你打乱了计划,这难道不会让人生气吗?你们在没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去那样的地方,完全不在意人身安全,这难道不会让人生气吗?”
“……”原来谜之声是这样想的么?岚少回视好友,他们的相处,原来会让谜之声这样困扰么?
“……不管怎么说,你还是谜之声吧?”

---岚---
“……不管怎么说,你还是谜之声吧?”
虽说是谜之声性格的阴暗面,岚少也不是没见识过“守序邪恶”的谜之声;虽然自称不是同样的人,可深究那些想法,也都是谜之声会想到的……只不过,那个“混乱善良”的谜之声确实太烂好人了,就那么陪着自己胡来(つ^`)
“不管怎么说!你还是谜之声吧!”
岚少同样逼视对方,在某个椅咚的人有点儿惊讶的目光注视下,拽住了谜之声的领子,不容分说地扯得他低下头。而岚少,与其说仰头迎了上去,不如说是狠狠地撞了上去。
唇齿相依的亲密导致了短暂失神,岚少用力眨了一下眼睛,眨掉一些想要趁人之危探探舌头的小想法。
很快嘴唇被咬,以及后脑的疼痛拽开了岚少。谜之声居然扯人头发,还咬人!岚少知道谜之声也有谜之控制欲,这个同样的性格特质让他俩特别能互相理解,但是,岚少根本没见谜之声展示过,竟然是这样的!?
互相拉扯着的两人离得极近,岚少盯着谜之声,看他下唇上一抹鲜红,非常绮丽,看得岚少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伤口,仿佛意犹未尽。
谜之声面色阴沉,怒气盈天地瞪着岚少。倏忽,他有些邪气地勾起了嘴角:“我猜错了吗?你也没那么重要啊……”
岚少一愣,话在嘴边却被再度昏迷的谜之声压了回去。
——MD!早该知道谜之声恶劣起来会多气人!
这次还是毫无防备地,被谜之声整个人的重量压了上来!
——MD再次!就该丢你在大街上自·生·自·灭!

-谜--岚---
岚少把谜之声弄到床上躺着,悉数昨天到现在自己的行动:昨天把谜之声从医院弄到床上躺着,看护了半天,晚上怕谜之声躺得不舒服于是自己睡了个床框,今天早上起来又看护了半天,被暗黑谜之声折腾得一惊一乍心力憔悴,最后还要劳其筋骨来这么一遭……
“真是干得漂亮啊谜之声——”岚少捏着眉心,咬着后槽牙,恶狠狠道。
看着谜之声似乎是有点儿不安的睡脸,又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两分钟,岚少决定睡个午觉,利落地脱了居家服,撩开棉被,钻进被窝——谜之声暖床诶(*´艸`*)
岚少八爪鱼一样缠住了某个无意识的人,心想,上一次一起睡是什么时候了?好像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挤过一张床了吧?还是大学宿舍好啊……
岚少被谜之声的动静打扰从午睡中转醒,抬眼看到的就是谜之声情真意切的小眼神了。虽然只是那么半分钟,就呆呆地对视也没说上一句话,但岚少就是能肯定,谜之声的A面【。】回来了。
只是谜之声再度清醒的时候,却没有那么温馨了。
“你又有什么理由急着要走!?”重音在“你”上,岚少也是气急败坏,谜之声大半夜的爬起来就要逃跑,什么鬼?
谜之声抿了抿嘴,不吭声。论坛里可没说“逆转换”的记忆也会保存啊……他可是着重记住了好些,事情……现在都不敢直视岚少的嘴巴了。难道把这当成友情破颜拳的变体嘛!能嘛!自欺欺人!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谜--岚--
最后岚少竟然没能留下谜之声。也是,谜之声真的坚持起来,岚少根本拗不过。
第二天又是一个工作日,岚老师还算精神饱满地来上课了,正好逮到了下课了的谜老师,边上还有一个女同学。
那女同学很可爱,萝莉型,犬属性,其实是岚老师很喜欢的类型。但是前提是她不能缠着谜之声,这样就变成岚老师很不喜欢的类型了。=n=
小小的妹子在谜老师身边,如果有尾巴能摇出一朵花来。
“哟!早上好啊!”
“老师好!”学生与岚老师打招呼,接着快速又不失礼地告辞,留下谜老师和岚老师面面相觑。
谜之声把岚少往没人的角落一拉,比那女生更像专业的——那位同学,在安利邪教。
她似乎很自信谜老师会接受,把壳上挂着一串挂件的手机拿给他看,是QQ的聊天界面,还留着拼音九键的输入法,皮肤是一个美剧的Q版人物形象,刚刚发送的信息是:“成功扩散出去了【表情包】”,然后对方回了信息:“之后就看病毒君加油!”
用这样可爱的输入法却进行着那样可怕的话语。
岚少惊呆。
“我会报警的。”谜之声长长地深呼吸,“但是如果是另一个我,一定会答应的。”
岚少回神:“原来,还真是恐怖主义集团……不过没关系,我是你最重要的人,没有之一。”
——这种发言,已经很有暗黑岚少的感觉了。
谜之声指了指自己的下唇,有些底气不足:“这样的伤口,会感染吗?我……是不是你最重要的,没有之一的那个人?”

------
岚少的答案是试一试就知道了(。•ω•。)ノ♡

※感谢LOFTER的手机APP终于可以艾特了(≧ω≦)/我大概已经我完全忘记主页妞的tag↓是什么样的了_(:p」∠)_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某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