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

我是某某。从某处来,要到某处去。
💝电影《the jungle book》
💝游戏《Freecell》 《Sudoku》《spider》
💝英语——Do drunbility、六级挂了😂
我还是昔日,日更的少年。|ω•`)诶我性别写的女!?

【闻绝】圣诞歌【下】

※写了大片文字终于扩写了“全世界我相信你”这句话【。】

※套路自《猫鼠游戏》。听说有部美剧也是这名字这题材……出自同一现实事件?

※我几乎是提前了一个月开始准备这个“圣诞礼物”……然而还是没能在圣诞这一天写完!【我个拖延症(╯‵□′)╯︵┻━┻】因为期末要考试嘛……【好了,不指望你能送出元旦礼物了】



---【五】---


“OK,Let’s go home。”(好吧,回家。)

这一次小绝又说了这句话,就像之前他放弃地躺在拘留所的走廊地板上时说的那样,也像之后他放弃地把行李和自己都丢给闻香识时说的那样。

他可能是在各种不一样的场合,抱着各种不一样的情绪,用各种不一样的语气;但说话的都是小绝,说的都是同一句话,说话的对象都是闻香识。


---【六】【Golden apple】---


“你知道金苹果吗?”

“嗯?伊甸圣器?”

“……这是个希腊神话里的故事……由一个金苹果开始,连锁反应导致了特洛伊战争。”

“哇——”

“所以英语中这个词的意思可以是‘祸根’。”

“……”


------


小绝从小就擅长手工,折纸剪窗花、划线做图解,好像有精细操作的天赋技能。


有的时候,学习生活中会遇到一些回执单和请假条,因为忘记或是不被允许而没有家长签名。怎么办?小绝说:签得足以以假乱真就好。

最大手笔的一次,是他结业考试的社会实践,他从拿到表格的第一时间就有了打算,同学们辛辛苦苦地找工作,他去超级市场捡了个胡萝卜头回来,并嚣张道:我刻的胡萝卜章有人能看得出来么╮(╯▽╰)╭


就是这么心灵手巧的孩子【雾】,后来成了作伪的一把好手:给个图样,他就能用他的技与巧,完完全全地仿造出来。

后来的后来,就变成,完全按照原件的制作工艺,按部就班制作出来的高仿玩意儿了……


那段时间,小绝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画章偷书,咳,风雅的窃书。

因为他自己喜欢看书,因为他记得,有人曾在喧闹的宴会会场的角落里,用最温柔的声音告诉他,不上学也可以有文化,只要多读书,只要多思考。

——跟面向小学生的劝学似的。

——防不住小绝很吃这一套。


------


那些小动作小绝做得太张扬,暴露也是迟早的事。

但是被大人们说是“小花招”,说这“不好”,小绝不服。


就看到那一天,你被处罚,你背着包逃跑了。

你径直走到了给福利院发物资的直属仓库,你作为年纪较大的孩子经常来做这个力气活,可真是熟悉得很。


你冲管理员叔叔笑着,半大孩子的笑容天然甜甜的,把你模仿嬷嬷的笔迹写成的“取货单”交给他。

管理员叔叔也回以微笑,把你要的东西都拿到门房,对照清单一一放进你带来的旅行包里。

叔叔还叮嘱你不要贪玩,要先把嬷嬷的任务完成。你乖巧地答应了,背上装得实实在在的旅行包,告别管理员,告别仓库,告别福利院。

没有任何阻拦。


看,他的“小花招”多好用,只要一张纸条,就可以换到了一个有物质保障的自由。

小绝觉得这很“好”。


------


小绝漫无目的地坐在火车上,任它将他带到任何地方。

看着窗外错身而过的一片片风景,小绝想到,他又一次在“儿童节”胜利大逃亡了!

应该把这一天当作幸运日吗?


小绝流浪了多个城市,有被通缉的拘束感,但很快他仗着灯下黑,从首都机场飞离了这个国家。据小绝所知,目标国家有着整体宽松的市场,很适合他展开“工作”。

小绝最后停下的地方是哪里他并不在意,他只想打听一下这座城市的图书馆,然后像之前一样租在那附近,当一个宅男,吃零食,玩游戏,看漫画,看书。嗯,排名不分先后。

结果他打听到的情报是,在这个年轻国家的年轻城市里,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叫得上名字的图书馆,是这儿的大学图书馆。

小绝突然想起来,自己也到了,可以上大学的年纪了。


------


假装自己是个交流生的大学生活非常美好,面对象牙塔里的同龄人们,小绝能有最舒心的笑容;租下的房子也是算得上“学区房”的,非常有学习氛围的地方。只是,走出校门,走出社区,面对现实生活的鸡毛蒜皮,笑容也要发生改变。

特别是,当邻居中的家庭妇女们讨论起购物的问题时,路过的小绝会猝不及防地被旧生活的阴影所笼罩。

特别是,当生活中满是圣诞气息时,走道上都贴了圣诞老人和他的驯鹿的贴纸,所有人都在为过节采购。


小绝应付邻居的完美笑容在门关上后依然挂在脸上,和家里的环境很不搭调,有点儿尴尬。他揉了揉脸把表情重置,好像欢乐都被关在了门外,暖色调的玄关灯也不能带来任何温暖。

当晚,小绝列好了购物清单,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存款可能存在的问题。

对小绝来说,财务问题的解决办法不是写信找妈妈要钱,也不是找一份兼职。


小绝静默地坐在衣柜前的床边,没什么表情,没什么想法,盯着衣柜门看了一会儿,拉开柜子摸出了一叠卡片。

首先是购物卡。去超市买东西的话,用这些就够了,但是还有其它的要买……然后是一张身份不明的身份证。小绝在这儿发现了新的提现方法:去办信用卡,透支,然后除了现金之外的全部丢掉。简直暴利。

“啊,这就是我的生活啊……”


------


好像是每年都有的惯例一样,闻香识竟然又在圣诞假期接到了小绝的电话。

但是这次好特别,闻香识刚应了句“你好我是闻香识”,对面就带着哭腔说了一大串话,大有“你不安慰我,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

“我停不下来,我不能停下来。”


---【七】【Unique apple】---


平安夜,似乎全世界都在准备圣诞。

闻香识从人潮渐退的长街走过,节能灯路灯明亮的冷光穿透南半球12月温暖的空气。

他被擦肩的路人塞了一顶红布白绒边儿的经典圣诞睡帽。互相拥抱、交换了微笑与祝福,闻香识和他们正好相向而行。他们走出的教堂广场是闻香识今晚的目的地,准确地说,隐藏在广场边的一个工坊。


经年不见,小绝好像长大了些,工字背心露出的手臂和背部都有了肌肉的形状,一双眼睛还是亮闪闪的,像只小动物一样警惕又干净。

闻香识还是一身便装,翻领白衬衫水洗布裤子一副大墨镜,不像个警察倒像个明星。即使戴着简陋的圣诞帽,依然举止优雅,气度斐然。


小绝看着活生生的闻香识,愣了,然后觉得自己要哭了!

不知道有句话叫作相望于江湖啊?隔着一条电话线的距离难道不好吗?


------


闻香识说了很多极富威胁性的话语,小绝和他在小工场里绕着那些机器兜圈子,表示他不信。

“我从来不对你说谎,你知道。”

小绝无比挣扎,要他放弃他的“自由”真的太难了,但在闻香识的承诺下,最终束手就擒。


门外的夜景宁静祥和。正是平安夜的最后时刻。广场对面就是静静开着廊灯,悬挂着榭寄生的教堂。钟楼敲响零点钟声,圣诞来了。小绝一时间QAQ百感交集。


《小王子》中的经典“驯服”开始了。

从闻香识说谎开始。


------


拘留所强行抓走小绝的时候,他的手被铐着无法反抗,被乱哄哄地押进警车后座。无可避免的紧张无助,小绝下意识地回头,透过后挡风玻璃找闻香识。

闻香识大声疾呼,他的英语很标准,和小绝自学的有口音的英语不一样,闻香识说:“I have him in custody。He surrendered of his own accord.(他由我监护。这孩子【雾】是自首的。)”

他推开澳警,穿过包围,在一片混乱中扑在警车后盖上,用小绝的母语,西班牙语说:“不要担心,小绝。我会把你引渡回国的,别担心。”

然后他笑了,用他的母语,汉语说:“我抓住你了!”

小绝咬牙切齿,被撩得不要不要的。被铐着的手只能捂脸,顾左右而言他,秀什么多国语言。


------


大家都觉得闻香识小时候很可怜——家境非常不好,远赴他乡读书,还受到差别对待,不被同学接纳。但是闻香识后来成了个有人品有能力的警官……只能感叹上天的不公平,就是有人可以出淤泥而不染。


闻香识的圣诞都是不能与家人一起过的,因为距离、距离、距离。大概这也是大家认为他很可怜的原因之一吧。

主要是他的妈妈不知受了什么影响,成了一名基督教徒,每年都要给他“圣诞老人的礼物”,打电话,爱耶稣,爱他;其实他倒是不信这个,而且比较喜欢传统,每年春节更受他欢迎,但节日气氛在那儿,他收礼物,接电话,爱妈妈。


闻香识从来不觉得自己可怜,也从来不会为平安夜圣诞节一个人度过而感到寂寞。因为他知道,他是被人爱着的;因为他知道,他有爱人的能力。

这样的认知,倒是非常符合某些教义。


------


闻香识如他所说,负责把小绝引渡回国。

虽然在过程中有人试图逃跑,但轻易地再次被抓住之后,还是很乖巧的:

“OK,Let’s go home。”(好吧,回家。)


闻香识的工作依旧在继续,闻香识的关注点也依旧在跑偏。

在又一个伪造者的蛛丝马迹被闻香识发现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小绝,像就受困于黑暗的人看到了一线光明,豁然开朗。


------


圣诞节后被引渡回国审判监禁的这个人,明明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但这是今年第几次被探视了呢?


闻香识只是说自己这次要在圣诞假期出差,有意无意地提到又出现了伪造卡片的人,也好像拿到了可以继续追查的证据……

本来在玻璃后直勾勾地瞪人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眼神认真,神采飞扬。


小绝拿着狱警传递来的卡片看看摸摸,笑了,然后“啪”地一下干脆利落地把卡片掰断了。

看得专注的闻香识可是被吓了一跳,“咝——”地一声感叹:“证据啊……”

“这样才能看到证据!”小绝把卡片断裂处指给闻香识看,“证•据。”


如果不介意那不可逾越的玻璃墙,两人就是像亲密老友一样,贴得极近地讨论问题。

闻香识惊讶于小绝的天才,也沉溺于这种氛围,无法自拔,不想打破。


------


闻香识,大概是在渐渐地构建起关于小绝的全面认识的时候,发现,人们是关不住风的,静止的风只不过是一团空气。

然后,大概是在突然地对小绝的心情感同身受的时候,闻香识发现,他能做到的,是让风自愿自发地环绕在他身边。


对于互相驯服的两人来说,对方都是独一无二的(unique)。


---【八】【New apple】---


“现在的造假技术是变好啦~可是现在的人居然连骗人都不如以前用心了!干一行爱一行,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嘘——搞事情哦?”

“咳,好吧,闻香识你,特别要‘面对面’地说什么?”

“……小绝,你有没有兴趣在经济犯罪科工作?”

“???”

“我设法让我的老板和首席检察官批准将你从监狱里放出来,你将作为政府的雇员在监护下服完剩下的刑期——如果你愿意的话。”

小绝轻轻倒吸了一口气,上半身往后仰了仰:“Under whose custody?(在谁的监护下?)”

“……”闻香识忍不住弯了嘴角,一只手举到身,前轻快地指了一下自己。


------


小绝有一个带有工作狂属性的监护人,近一年来推己及人地剥削着小绝的劳动力,毫不手软。在压迫中艰难生存与发展的小绝,这两天终于逮到了一个长假,理所应当地为自己谋福利。


“你圣诞节要回家?”闻香识一下子从文件中抬起了头。

“……”迎接他的是面色不善的小绝的瞪视。

“不,我不是质疑你……我本来就不是管考勤的,你知道,我只是有点儿好奇……你是,想回福利院看看?”

“……闻香识,你要知道,人一旦说了谎就不会再被人相信了。”

意思是——你骗过我,我不信你了。

意思也是——我说了太多谎,没人会信我了。

闻香识没说话。


------


传统建筑中的总部,有一条长长的走廊连接建筑物主体的两部分,一楼通常停放着一排自行车的那种地形。平常行走的人群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横冲直撞的人,操着一把南欧口音的英语,高声喊着“让让”排开众人一路向前。


“你哪样啊——小绝?”

“回家!”小绝,风一般的男子,头也不回地恨恨道。


——话是这么说,还在为了能空出一个圣诞假期而加班的闻香识,认为小绝这更像是“离家”出走了。

“该怎么办呢……”闻香识于凌晨一点四十九分回到家里,看着小绝的房间里失踪了出行的全套装备和它们的主人之后,揉着额头有点儿困扰了。


------


其实,小绝不需要一整个假期也能“回福利院看看”,他只是想,暂时离闻香识远一点。

但是,不是以这种闹别扭方式。


小绝当天晚上就到了福利院所在的小城,就近住下的旅店还是原来的旅店。第二天,他只花了半天时间就把嬷嬷和还在上学于是现在放假在家的弟弟妹妹们一同拜访了,顺带还骗走了弟弟妹妹们的弟弟妹妹们的零食……

于是,还剩下好多好多的假期时间。小绝直奔他想要亲眼看看很久了的太阳之门,准备围观跨年那天的盛大场面,于是依然就近在旅店住下了。吃零食,看漫画,打游戏,杀时间。但是,空虚。

好像又回到了,以前。


这次“离家出走”,小绝留下了好多好多的踪迹。

按照之前他和闻香识的相处模式,闻香识该是从他订的车票知道他真的是去了福利院;之后的行程可以通过他随手摊在客厅茶几上的旅行指南知道——他从来没掩饰过他对“一国之中心”的兴趣……

总之,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在叫嚣着:快来找我!快来找我!


但是,一直到小绝“心愿已了”,拖拖拉拉地也返程了,闻香识都没有来找他。


------


小绝抱着旅行包下了车,车站空荡荡的,难以置信竟然还有列车员在上班。

也亏得车站冷清,小绝一眼就看到车站通道前站了一个闻香识。


小绝大步走去,看闻香识双手揣兜里凹造型,但是鼻尖红的嘴唇白的,大概戳这儿没避风的地方很久了:“你在这儿干嘛?”

“我听说,你有一张职业资格证书?”闻香识以问题堵问题,“你还能伪造职业资格证书?”

“能啊,你想要哪种的。=-=”

“……”

“开玩笑的。你现在怎么在这儿了?”——意思是,之前干嘛去了?

“……小绝,你要假期我自然不拦着你,你选择出门我也不到处找你……你总会回来的。”

“你怎么就知道我会回来了?”

“我相信你。”闻香识笑了,张开手臂,一个欢迎的姿势:“……话是这么说,还是有点儿紧张的——所以我在这里等你。”


“……”这回换小绝没说话了,只是带着一副恶狠狠的表情,把行李砸到了闻香识怀里。闻香识稳稳接下,小绝紧接着合身撞了过去,闻香识只来得及把包挂到小臂上,一个踉跄退后半步,顺势扶住了小绝的后背。

小绝埋首闻香识的领子,扯住了闻香识的外套:

“OK,Let’s go home。”(好吧,回家。)


------


不管怎么说,日子还要过,工作还要做。

要求大家重回工作中的一月七号被戏称为“National Day of Depression”,良有以也。

小绝之前都是懒散的无业游民一般的存在,今年终于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说了让你昨晚早点睡……”闻香识停在小绝桌边,揉了揉那颗起晚了没时间打理杂毛的脑袋。

“嗯?睡着了让你再给我的鞋子上放拐杖糖?”小绝转头怒瞪。

“……”那不是你说的节日习俗吗!


“小绝。”闻香识在桌边蹲下,颇为严肃地喊了一声。

“嗯?”小绝椅子转了半圈,歪头看他。

“我们很有默契,你愿意成为我的搭档吗?”

……说得像求婚一样。也太突然了。你丫就不在一个更正式的场合说!

难道真的回答“Yes,I do。”吗?小绝尴尬:“朕准了。”


---【九】---


圣诞,又是圣诞,一直是圣诞。

真很奇怪。像是有什么神启。也许要开始相信耶稣了。


结束了小绝旧时生活的人是闻香识。

那么带小绝开启新生活的自然也应该是他。

That’s all right。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某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