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

我是某某。从某处来,要到某处去。
💝电影《the jungle book》
💝游戏《Freecell》 《Sudoku》《spider》
💝英语——Do drunbility、六级挂了😂
我还是昔日,日更的少年。|ω•`)诶我性别写的女!?

我的大学生活152

不知道屯了多久的腌渍玩意儿(ー`´ー)

【前言】论延迟。
一件事,发生,我经历,我记录。
一件事,发生,有人经历,我听说,我询问,我记录。
↑本意是说,我现在的生活不值一提,所以记录旁的精彩人生会有延迟……
但事实上,我只是在“记录”那一部分拖延了而已_(:p」∠)_

我经历了双十一、团日活动、策划书定稿、期中考、体测、开始做另一个小组作业【很失败,不想提】、迎新晚会。
每一个都是一段辛酸血泪史,有成功也有失败,更多是趋于平庸,总的来说,都不想提。

------

【一】办公室奇遇记
“陆导?我来请假了……”有一个同学,出于酱酱酿酿的原因,走进办公室。
这个小同学看到陆导的桌子边趴着个埋头做作业的校服小少年,惊:“这是你孩子?”
“对!他是我陆·妈·妈。”
“诶我你这!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咋地!”气得陆导口音都出来了。
……对话无疾而终,不了了之。

明明是隔壁的老岚却在这办公室徘徊,转圈儿骚扰新晋老师。
有一个同学,折着手里的请假条,因为辅导员和孩子的问题而尴尬地转移话题:“你们关系真好~”
“那~是!”岚老师胳膊一抬搭在【坐着的】散人的肩膀上,好哥俩,好同乡。
“嘿嘿。”散老师不表态,“你要签假条?给我看看。”
↑这个小同学突然get了“请假找谁”的套路。

陆导吓唬着吓唬着,那小少年逃出了办公室逃离了作业本。
陆导就纳闷儿了,把着散老师递来的笔,一边签“同意”一边问:“现在的小孩儿都这么熊嘛?”“欸……不会吧……”
看样子也没想得到什么回答。
这时,像梦里飘过一株丁香的,办公室门口飘过一谜老师。
岚老师第一时间一声吼,谜老师稍稍驻足就被岚老师追出去了。
——胳膊肘在散老师肩膀上刮得挺疼的。
“你看,现在的大人也很熊嘛。”
……相视一笑什么的不要太闪!

------

【二】体测
“诶,你哪里不舒服,我们这儿有医生……诶?医生呢?”
——好像是被隔壁那个人兽拐走了。

人兽觉得自己好无辜啊QwQ皇天在上后土为证,上面那句话该是个“把”字句。
最开始,魔王从混乱人群中把无所事事的人兽认出来,要他帮忙去校医院带点东西来操场。具体是什么药品人兽已经忘记了,毕竟专有名词什么的不是想记住就能记住的,他只知道魔王给他指了个位置,让他把那儿放着的一个医疗包整个儿带来就成了。
得说这俩货的表达能力和理解能力还是可以看的,至少人兽成功地拿来了那个包,魔王摸出了想要的那个药,合作愉快。
“人兽你真~是个好同学。”看着这种违心的话都能说出来的魔王,人兽=-=继续无所事事。

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事态就不受控制了。
魔王在一千米跑的起点和终点来回来去,大概他的业务范围是同学们中距离跑的开始之前和结束之后;然后人兽是无所事事的围观加油者,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跟着魔王如影随形了【简直白衣天使小护士】。

人兽记得那天操场上风挺大的,迎风而立,耳边有呼呼的风声,鼻尖还擦过不常规但熟悉的气味。
人兽意识模糊地首先认为那是香味儿,但很快潜意识告诉他这种气味没那么美好,隐约地嗅到了丝丝甜味儿之后,他仔细辨认了一番,确认了这是酒味儿,更准确地说,酒精味儿。
看着上风处蹦跶得可欢的魔王,人兽专注于此时此刻。魔王带了消毒水,这是常备的没什么稀奇,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人兽确定这一点是因为他还闻到了过氧化氢味儿=_,=+

说起来这种专注挺痴汉的,正常人发现这一点之后都应该不好意思有所收敛,而人兽不愧是人兽,变态他干脆贴在魔王旁边了,将痴汉进行到底不是?
而魔王总是在视线范围里发现人兽,这个他有所认知的同学,也算一起愉♂快玩♂耍的朋友,比起另找一个不认识的人帮忙还要认脸,魔王省事儿就“肥水不流外人田”地支使人兽去跑各种事儿了!
“哎呀你也挺辛苦的呢……”大概十一点多的时候魔王终于想起自己旁边这个义务“小护士”了。
“有什么表♂示么?”
“午饭走着!”
“……”

所以说,那之后的医生呢?
——好像是把隔壁那个人兽拐走了。

------

【三】一只汪。

第一天,在图书馆的走廊,黑老师常驻的位置旁边,卷同学的常驻位置,有一只汪,摇尾乞怜,求喂食。
卷儿正好在剥他的早餐蛋,看时间还多,一心软就坐下了,卷吃一口,掰一口喂汪,两只和和谐谐地分完了一颗水煮蛋。
卷同学笑着摊手给汪看,汪低下头去地上找事物残渣,没有扭头就走,只是不再追着卷同学要吃的。
这么懂事,或者说通人性的举动戳中了卷同学的软肋。
“那话怎么说来着,一只汪有几岁小孩的智商……?”

那是个周二。
周三上午是体育课,没路过图书馆,周四去上课时没遇到那只汪,周五遇到了可惜卷儿已经吃完了早餐……

期间有一个下午,卷同学回宿舍的时候,在宿舍门口看到了一个女生蹲在路边给那只汪顺毛,身边摆着一个红十字的筹款箱。卷同学好像明白了什么,但是没有做什么,只是回了宿舍。
等周末卷同学回家,周末结束返校,和芬达排排坐做作业,突然被告知:“你知道我们学校那条黑白花纹的流浪狗吧,已经死掉了。”
“……这不是常有的事儿吗……”
“不一样。听说她是怀孕了,但是胎死腹中,生不出来……所以才死掉了。”

芬达不知道在想什么,摸着自己的肚子这样说。
卷同学一阵恶寒。

“我还都没摸过她——每次遇到她【我的】身上都没有吃的——不喂就不能摸。”……迷一样的金牛思想。
卷同学想说:我喂了我也没摸过。但转念一想,都不重要了。

悲从中来,无可断绝。
……

一只汪的故事在黑老师那儿是不能说的。
因为黑老师是认为应该把流浪狗都赶出校园的人。

但是好巧不巧,卷同学前几天,难得可以碰到黑老师,就在黑老师的“图书馆走廊专座”。卷同学挨着黑老师坐下了,然后被开了开关,突然想哭。
想来黑老师看着突然挂起了两泡蛋花眼的卷同学,会有关爱流浪狗的想法油然而生。
【=△=摩羯的眼泪从来不是为伤春悲秋而流的,大概和双鱼不太一样,我担心会ooc了(ಥ_ಥ) 】

------

【四】双鱼座

12开始不自觉地对与麦扣相似的人多加关注。
这个一样有金色头发,这个一样有蓝眼睛,这个声音很像。这个金色头发,不如麦扣的漂亮;这个蓝眼睛,不如麦扣的有神;这个声音,不如麦扣的好听。
——他心里也清楚,不是外形的问题,那些人和麦扣啊,是本质上的不一样。

面前这姑娘看起来不错,迎面相遇稍作攀谈,虽是深浅褐色的发与眸子,但说起话来轻声细语,为人处世还周到体贴,简直女版麦扣。
12这么想着,寒暄两句结束会话。姑娘摆摆手转身离去时,12眼里却看到了麦扣渐行渐远的背影。他也转身继续向他的目的地而去,只是孤身一人总是绷不住情绪,没憋一两秒终于是痛哭流涕。

他还能做什么?他还能做什么!
12脚步不停,一路前进,迎风落泪QAQ
有什么地方回不去了,有什么东西找不到了,痛彻心扉,只能在没有人能看到的地方,嚎啕。

大概哭了有一分多钟,12这一路走到了会有人来往的地方。他不左顾右盼,只是业务娴熟地拎起领子擦了把脸,又用袖子仔仔细细地擦掉了所有哭过的痕迹。
走进行政楼区域内又是一条好汉。
甚至,能在楼梯台阶上,和相熟的学生笑着提起,他的麦扣。

……

Mike出差第五天,回到宿舍的时候12正盘腿坐在床上功放听歌。听当然不够,他还唱。
——一把烟嗓唱罗大佑倒是恰如其分。歌儿叫《恋曲1980》,也算是童年的回忆了吧。
唯一不对的是12边听歌边流眼泪,这边流着还不妨碍那边唱着。
“这不是一想到你不在家我就QnQ”
“唉——你一个人可怎么办。”Mike囧。
“你不要走就好了嘛QAQ”

……

话说小别胜新婚,You know what I mean.
【我不发车。【虽说想写的都写了。】o(*////▽////*)q】

------

【后记】自我勉励
这儿没显着的cp吧,大概都是我正在写的其他正文的cp。
比如【双十一番外】秒林呐,那边还有【听歌向】P芬呐,甚至还有【圣诞节贺】闻绝呢!
Σ(っ °Д °;)っ我还真是给自己挖了好多坑!
果然,对于拖延症晚期患者来说,所有“预告”都妥妥的是“鞭策”_(:p」∠)_
------
说起来我的【秒林】写粗来了o(*////▽////*)q虽然逻辑成迷。
------
话说,tag打辣么真的不会被打么?【I need a shelter!】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某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