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

我是某某。从某处来,要到某处去。
💝电影《the jungle book》
💝游戏《Freecell》 《Sudoku》《spider》
💝英语——Do drunbility、六级挂了😂
我还是昔日,日更的少年。|ω•`)诶我性别写的女!?

我的大学生活150

诶,诶诶?
我又忘记发了!?
QAQ我已经老惨了吗……

老了老了脑子都不好使了_(:p」∠)_
还没脱单呢怎么就能老年痴呆QwQ

------

16-11-02
今天校运会。
坐在前往新校区的公交车上,卷同学隔窗看到了一只摩托车手pi和一只乘客芬达。
卷同学猜,该是有人没睡醒,或者路痴。

卷同学给人留了个空位子,后排,特等座,但是无人来。
为了掏手机,他拿来做早餐的小饼干撒到了地上,能撒了有小半包,心痛得无法自已。

------

卷同学生平第一次戴上了院两委的工作证,在学院的大本营里看新生列队,待会儿运动会开幕式入场。
有点儿懵逼,但是很开心。

黑老师也来了新区,因为他是入场式的领队老师之一,因为他是他们学院身份数得上号的,而且颜值数得上号的老师。穿着西服正装人模狗样,精神也还好,不像起了个大早,六点就起床了的样子——就是心情不好,可能是有起床气。
ps,黑老师是开车来的。
不知道黑老师是怎么提神的,不抽烟,不喝咖啡,但是越过零点或者战到天明都不成问题。
maybe只是我黑老师的生物钟不一样而已╮( ̄▽ ̄)╭

------

去年往返新校区是集体行动,学院包了一辆大巴车的。
那时只觉得这惯例有趣,今年被迫自费公交了才知道,当个新生是多么幸福。

------

关于男子4x100米。
我不擅长短跑,真的。而且我觉得没跑好,宣传部摄影组的那帮迷弟迷妹却一边发照片一边夸奖。
哎,就算成绩不好也不用这样安慰啊_(:p」∠)_

------

16-11-03
依然校运会。
我以为我一定会有时间说点闲话做点闲事的╮(‵▽′)╭

------

架空层停车位围观记录。
一边都“全副武装”小西装上身了,另一边还是松垮卫衣运动裤的休闲。
Pi拍了拍芬达紧绷的肩膀,让他不要紧张——怎么可能!这可是给奥运冠军学姐当礼仪诶!
“那也是人。”Pi把头盔丢给芬达——出了校门还是要注意一点——前后骑上了心爱的小摩托,Pi抓着芬达的手腕让他更贴近一些,然后把芬达的爪子一把塞进了自己衣服兜里,反对意见不予理会,出发了。

Pi就是觉得芬达的这套“工作服”保暖效果太差,特别是它还不防风。但是犟不过芬达,Pi也分得清缓急。于是芬达的穿衣情况其实是:穿一套礼仪服,这是必须的;带一件外套,也是必须的。

------

卷同学今天下午跑了个长~跑啊,跑完是被后勤与亲朋好友簇拥着回大本营。
很快披回了自己的外套,撑着看台的栏杆喝红牛——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这看台栏杆比旁的地方都高一点儿,卷同学不用弯腰也可以支着手肘,满意。
有很多人来捧他,毕竟得了个第三名,前两个还都是体科院的。但是竞技过的人都知道,经过看着前面的人越跑越快,自己提速却完全追不上的比赛,没有不甘心是不可能的。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啦,卷同学喝了小半瓶红牛就披着外套溜出大本营找黑老师去了。

其实卷同学知道自己是在作弊啦。
①他刚跑完步,鼻尖一定是红的,唇色一定是苍白的,气息一定是不稳的,头毛一定是凌乱的。
②卷同学今天穿的外套有个大帽子,这样围着会挡住脸颊,显脸小;外套还是黑色的,显白。
③他故意双手拿红牛胸前举着,站在黑老师所在的大本营的台阶下仰头看他,极尽乖巧之能事。
上法依据——卷同学知道黑老师对“弱气”什么的属性最没办法了(*/ω\*)

卷同学轻易地混入了老师们的中央看台,轻易地找到了离黑老师最近的前一排的座位;时不时回头看他一眼,脑袋离黑老师越来越近,撩起了黑老师的无可救药型绒毛控。

黑老师开始无意识地梳理起右手边乱糟糟的卷发了,卷儿咬着红牛(剩最后一口)的瓶边不喝了,闷头乐呵,作弊光荣~\(≧▽≦)/~
“我保证继续努力,明天依然为学院【?】全力奔跑。”

------

16-11-03
校运会最后一天。
我发现我TM还真没时间说这闲话做这闲事(ー`´ー)

------

黑老师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受伤了。
左手手背,从无名指和小指的指根到手腕正中央,一条长长的划痕,红了还肿了,触目惊心。

卷同学问他怎么了,黑老师说,自己刮的。
卷同学就不开心了。
按理说,谁伤到了黑老师他跟谁急,这是黑老师自己不小心,难道也要责怪黑老师么?

卷同学拉着黑老师手腕看了两眼,说他大本营里有医疗急救包,顶着一张晚娘脸扭头就走。
——不得不说,卷儿直接翻栏杆,走最短的直线距离,横跨整个大操场,往返于两个大本营之间的着急样子,相当取悦了黑老师。

------

平时也不见卷同学往黑老师这儿来,临比赛了,他突然凑了过来。
“您老还紧张吗?”黑老师嘲讽。
“想要加油嘛……”卷同学按B回城。

然后黑老师第一次走到操场上来到跑道边,孤零零一个人在啦啦队旁显得冷静而沉默,只有他自己知道,看着这段直道上的运动员做最后冲刺,情绪激动得几乎要跳起来——果然,有关心的人参加运动会,人才算是参加了运动会。
也许就是因为太激动了,黑老师路过在跑道旁作为围挡的跨栏时,不小心被上头的金属毛刺儿划伤了手背。

------

卷同学搁印着红十字小白箱子里摸呀摸地摸出了一瓶汞溴红溶液。卷同学管它叫红药水儿。

那边卷同学一套式服务了,规避了所有感染啊破伤风之类的危险;这边黑老师犯愁了,瞅着自己的“血手”皱眉头。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有迷妹巴巴凑上来,问黑老师手怎么了?——自己刮的;这么严重?——他的锅【指卷同学】……
然后高能来了,学妹说:“很漂亮啊(。•ω•。)ノ♡像图腾一样!”←用颜文字表现妹子冲着我说话的样子。
——这是黑老师的粉还是卷同学的粉啊……迷。

------

写到一百五了呢!(≧ω≦)/
要庆祝吗?挂牌求翻?2333

评论 ( 3 )
热度 ( 9 )

© 某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