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

我是某某。从某处来,要到某处去。
💝电影《the jungle book》
💝游戏《Freecell》 《Sudoku》《spider》
💝英语——Do drunbility、六级挂了😂
我还是昔日,日更的少年。|ω•`)诶我性别写的女!?

我的大学生活149

16-10-29
你觉得周六是放空的一天?
太甜了!

16-10-30
周日也会有事儿,不过一定有空闲时间。
就算只有一个晚点后的晚上,但不摸鱼,还是顶用的。
时间不多,回顾一下这段时间的大事儿。

十月底,又到十月底。
卷同学从什么时候开始激动的这不好说。
因为情况并不新鲜,去年有过一次。
卷同学信誓旦旦这次不会反应过度了。
突然他发现那一天是个周末。
于是卷同学像小女生一样提前一周开始昭告天下【指宿舍及其活动范围】——“他要过生日了。”

------

临近周末的一个工作日,大概在卷同学从学业的间隙,课堂的课间分出点脑筋,想着怎么给黑老师过生日的时候,黑老师抱着一摞纸张来了:“隔壁社调课的问卷调查表。”黑老师说他来顺手帮个忙。
——从没见过这么热心的黑老师!

“这周六有空吗?”黑老师看起来心情不错,笑嘻嘻的,手上抖着一叠调查表,看起来醉翁之意不在酒。
“你要过生日?”
“Go dating,敢去么?”
“……”卷同学脑内有道了一下,然后当场懵逼。

还好黑老师解释了这是他们那个小组的聚餐啊,作为卷同学一力拥趸,单方面确定的“指导老师”,挂名就算了,总该把人认全了吧?
“你不想去?”黑老师肯定觉得,卷同学跟着他走出教室走到隔壁就是在想怎么拒绝了,整个人翻脸跟翻书似的,表情语气都带着薄愠。
“不是不是不是……你别生气。这说得太突然了,我就确认一下下。给个准话吧。”
卷同学拖着话音解释,黑老师又笑了,但遣词造句还是生气的,说着“我哪有生气”“你爱去不去”,把具体的时间地点告诉了卷同学……
……我的黑老师才没有这么傲娇!

------

稍稍到了周六早上的时候,比卷同学的闹钟更早叫醒他的是黑老师的电话。
黑老师语速惊人地说了很多,重点是昨晚有人发消息给卷同学,要确认他看到了没。
“哦,看到了。”卷同学翻了个身精神了点儿,“我担心太晚了就没回。”
是的喽,除了特别的,卷同学对其他QQ消息都是这么性冷淡。更别说九咩那种,看起来像睡前犯困话说不清,让人无颜文字以对的情况_(:p」∠)_连通知的时间都没说,卷同学也睡前犯困,想着先放着假装睡着明天再说,干脆连???都不回复了。
“我记得你是那个社团的一员吧?他们推迟了的活动确定放到今晚了。”黑老师顿了顿,“你要是去参加活动就算了。”
卷同学起床后有一段迷迷糊糊的时间,一时不察差点儿把“不要傲娇啦~”说出口了。猛然意识到自己差点儿说了奇怪的话,卷同学倒是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
其实作为社团一员的卷同学,参加活动就是去做搬运工的,最多是参与搬运的搬运工的调度员,精细的活儿绝对没他的份儿——不是他粗糙,而是社团里的姑娘真的太多了……
于是卷同学可以很负责地回复黑老师,约会【雾】不缺席。

------

稍稍到了周六下午的时候,卷同学是完成了上午那什么讲坛的工作,刚刚在吃午饭的状态,黑老师又来电了。
黑老师说他晚上不能去了。(◉ω◉υ)•³.₃

《氓》说:士之耽兮,犹可说也。联系上下文意思是,相对于女人而言,男人就算耽溺于某些事情了,事后是可以脱身的。【……也不知道是夸人还是损人(ー`´ー)
具体情况下表现为:黑老师说不去就不去了。黑老师说不去卷同学也就不去了。

“正好,你去参加你那个活动吧。”黑老师开始乱点鸳鸯谱。
但是卷同学这边辣么沉默,黑老师炸了:“别说你已经推了!”
“没有!”卷同学说我绝对不是那种人的,怎么能把那种活儿留给人姑娘家!
“但是我跟他们说我负责收尾了,这下去得就早了,就义务劳动,就亏了。”
“……前面我开玩笑的。你真不去?”
卷同学没说话——把“你不去我去了也没意思”说给当事人听会不会对其产生心理压力?
黑老师也没说话——卷同学觉得心理压力什么的黑老师肯定在知道自己要爽约时就已经有了。
“就那样吧……”卷同学笑出了声,“带我敬黑老师妈妈,多年前的这一天她辛苦了。”
“我妈又没来。”黑老师无所谓地说了几句,挂了电话,还算潇洒。
——是的喽,黑老师说晚上不能去聚会,是因为他突然多了个“家宴”。

虽然闲话别人家不好,但我觉得,为你的生日开家宴的亲戚,要真是亲如一家人那还好【比如我们家(。•ω•。)ノ♡】。可黑老师家这种,本来就妯娌关系成迷,又以年为计数单位不见面的,见面也是“你帮我个忙”“我有事儿找你问问”的亲戚,围一个桌上吃饭,尴尬不尴尬?
然后说黑老师。别看他平时横得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这是个看似坚定,事实上容易动摇的人。我赌一毛钱,如果发动我的同学们,挨个儿表示“黑老师不去我们也不去”,就因为黑老师的想法在心里作祟,黑老师今晚在哪张桌子上还真是两说。
但是我没那么算计【。】黑老师,主要原因:我还是觉得,黑老师所谓的“小组聚会”绝对不会把生日作为主题,要是那群母狮子们吃着吃着真的一个兴起开始联谊你我他了,那可真是……白瞎了一个晚上,黑老师还绝对不会拦着,这也是他随性的一种表现……
那么就让我为他坚守吧。
一定要过个生日什么的。

------

昨天晚上,卷同学在他的社团活动中全程参与又全程摸鱼,一得空就摸出手机来
“在吃饭了吗?”“有收到什么礼物吗?”“有喜欢的礼物吗?”
黑老师不回话,拍了张照片发给了卷同学。
照片上,背景看起来像个办公桌,主体是——很多很多的小花~五颜六色,玫瑰花或者月季花、百合花。
在一个一眼看过去就觉得里头有个苹果的“平安果”盒子周围,折纸花们摆出了一个错落的造型,像萌动的少女心,满满的都要溢出手机屏幕了。

卷同学一巴掌把脸捂上了,一翻手腕把手机盖上了,心理建设了一会儿:“你喜欢这个?”
“我侄女儿的万圣活动布置,怎地!?”
“发在我的问题后面太容易让人误会了啦!”
“哦,你问我问题了?我这里网络不太好啊抱歉了!”

------

总结这一天:从早上开始一起筹备的过程,比单纯地如影随形更进一步。虽然还是寥寥数言不见一面,但是,别有一番滋味💝

卷同学是想知道黑老师的底线并为之坚守的,当他的坚强后盾,做他的避风港湾。
【啊,黑老师肯定不接受这些说法啦~】

------

最终,我还是没能赶着周末写完_(:3」∠)_

评论
热度 ( 6 )

© 某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