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

我是某某。从某处来,要到某处去。
💝电影《the jungle book》
💝游戏《Freecell》 《Sudoku》《spider》
💝英语——Do drunbility、六级挂了😂
我还是昔日,日更的少年。|ω•`)诶我性别写的女!?

【奶茶小绝】性转reversal

※不久之前的一个晚上,不知道是什么游戏肝多了,我告诉自己要振作起来写点儿画点儿啊!结果当晚做了一个梦,然后就天雷勾地火了【ps:奶茶坦白的那段是我梦里的原话o( ̄▽ ̄)d】

※这是个伪科幻

※文风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轮【自主规制】奸自己几十几百遍之后才能确定的东西。目前某某我看自己写出什么东西来都是不惊讶的

※要是人物说话语气看起来不太对,ooc了啊,那是因为我和奶茶小绝或者一屋狗比他们都不熟

※以及,我坚持要在今天写好,因为基友说了#不能烧情侣就来虐狗吧#o(*////▽////*)q

 

------

 

这是一只彩虹六号小绝,他从奇怪的场所救援出来一个奇怪的女孩子。

女孩自称奶茶,也确实是一位如奶茶般甜美可人的少女。

 

女孩没有陷入昏迷,但比昏迷更让人无从下手——她,一直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

小绝只能说,那状态比他最初找到奶茶时好多了~

小绝每次任务结束后日常为爱枪做护理,这次却忍不住神游天外,无法控制地想起不久之前,那邪恶的红的背景中,奶茶一片空洞如同已死一般的样子。如果不是正常起伏的胸口,以及隔着手套都能感受到的勃勃的颈部脉搏,小绝不相信这女孩还活着。

但是,小绝在确认她还活着的一瞬间,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了发自内心的,想要拯救她的冲动。那种感情太过强烈,以至于,把奶茶安全送上队里的救护车之后,他脱掉部分装备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却见这次与他同出任务的老E颇为惶恐地盯着他:“小嚼,你怎么哭了?”

 

那是,那是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然后,然后……

小绝无法继续枪支护理工作,他尝试针对那时的心情平复一下自己,但他发现其实自己的心境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小绝不得不承认,因为自己救下了那杯奶茶,从而对她产生了谜一样的,责任感。像她的家人,像她的依靠。像她的英雄。

无法可想,小绝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上的工作马上换了身可以见人的衣服,离开单间一边四处寻找,一边四处询问那名少女——奶茶的所在。

 

作为一个来历不明的病患,奶茶的位置出乎意料地好找。

小绝几乎是瑟缩地走进了那间病房,病床上的少女靠坐在床头。说是精神恍惚,好歹在有人进屋的第一时间看了过来;但确实是精神恍惚,看着小绝的眼睛里空空荡荡没有情绪,甚至连点儿疑惑都没有。小绝注意到奶茶的穿着是此处统一的病人服,棉质的宽松的淡色的衣物,看起来和她给人的感觉很像。有些违和感的反而是她的长发……

“嘿,黑长直可不适合你,有木有兴趣换个发型?”

可以的话,小绝真想像这样,有些轻佻地开启对话,至少比他傻站在门口不知进退来得好。难道他还能指望,让对面这个精神状态有些异常的女孩子先说话吗!?

 

可怕的是直到小绝离开病房,他都没能和奶茶说上一句话。

可能是因为,奶茶在小绝僵硬地走近她的床边时,淡淡地垂下了眼睑,一副拒绝交谈的样子;也可能是因为,小绝在奶茶的病床前站定时,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他又忆起了最初被找到的奶茶的样子。

小绝发现奶茶的地方是一个地下室,准确地说,是一个楼梯间的地下部分。守着楼梯口清空了上层武装之后,小绝发现楼梯不止于一楼,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深入地下,打开安全通道的门,以为会进入一片地下空间,就像很多人家里的地窖一样,没想到那只是个不大的地下室,是个哈利波特在麻瓜世界的卧室,区别在于,没有人会把它当成卧室——那地方被布置成富有宗教意味的样子,而其中运转的则是各种现代医学器械。奶茶就静静地平躺在那大红色天鹅绒铺就的“祭坛”上,身上是普通住院部病人的标准着装。

印象深刻的记忆画面与真真切切的现实所见,重叠又相异,小绝重新回到那个地下室一般,又一次体会到了被揪住心脏的感觉,他猛地吸气离开奶茶的病房,小绝几乎是落荒而逃。

 

出乎预料地,小绝以为的基于现实的噩梦没有前来纠缠,当晚他一夜好眠。

任务后的第二天通常都是无所事事地修生养息,小绝想继续无所事事地过完一这天就好,然而上帝不给他这个机会——今天有任务的乌鸦在出任务前路过了医疗区,然后特意折返,为了能来贱不兮兮地告诉他——奶茶小姐终于对,除了他之外的第二个人说了话:要特·别·找·他。

 

小绝又一次戳在了奶茶的病房门口。对于小绝来说这真是个尴尬的地方,从这儿到病床的距离也真是遥不可及。

奶茶坐在床边,没有扣子的病服用绳子系结,只是那打结的方法未免也太粗糙了。她赤着双脚踩在拖鞋鞋面上而不是穿着,频频挪动脚尖暴露了一些内心的焦急。而她手里正拿着面小镜子看了又看,却没有什么小女儿情态,反而是一副“小爷我不爽啊,老大的不爽啊”的样子。把小绝都看笑了。

一如小绝之前内心吐槽的,他崩溃地发现自己的尴尬症没有任何好转,他真的让对面这个精神状态异常的女孩子抢先一步开了口:“你好,我叫奶茶。”他也只能回话:“你好,我叫小绝。”

小绝没想过他和奶茶还能这样正式地互相自我介绍。

给小绝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的,是有人在他耳边绵长地喘息,用无可分辨的气声说着什么。从最开始的零碎音节,到听出是在说“奶茶”。小绝正奇怪,这是在唤谁?耳边的声音如哽咽一般地停顿了一下,说道:“我叫奶茶。”

小绝把奶茶放上救护车的担架,想到这孩子拼命地说出的这句话,可能是在回应他例行公事的:“我是彩虹小队0121G小绝,你已经安全了。”

 

奶茶大方地拍着自己身边的床垫儿让小绝坐坐,手上的小镜子相当随意地往后一抛,引得小绝视线不住跟随,看着它“噗”的一声平平地落在柔软的枕头上才松了一口气。

奶茶一直在说话,说了不少话,试探这个房间的监控水平,得到颇为失望的结果之后又小心地询问他其他房间的情况。当然,小绝他们的房间都是不会有这种监控的。得到情报的奶茶瞬间进入眼睛亮晶晶的状态,软磨硬泡胡搅蛮缠死皮赖脸地要去小绝房间。

“就让我走走路,散散心好吗?”少女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冲小绝恶意卖萌,小绝懵懵地看着她说不出话,贴得这么近的女孩子确实会产生某种……威压。奶茶笑了,但是是近乎苦笑的表情,一直放在身侧的手轻轻扯住了小绝的衬衫下摆:“对不起,其实我还没法儿很好地控制这身体——我……还不能走路……对不起……”

“没关系,我带你去。”

 

小绝话一出口就开始后悔了,纠结的问题也很现实——怎么带。

峰回路转,奶茶听了小绝的话倒是展颜,更显大方地向小绝伸出双手,就差说一句:“要抱抱!”如此开朗,让人惊奇这和昨天那个陶瓷娃娃一样,看起来冰凉又易碎的孩子,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无论怎么说,要抱起奶茶这件事让小绝手足无措。

小绝记得他当时也是一个横抱把奶茶从地下室抱到室外救护车上的,但是那时他太紧张了,根本没有心思去想什么旖旎的事情!现在糟糕了……奶茶身上有传说中的,少女特有的体香,那味道就萦绕在她周身,小绝弯腰抱起她时不自觉地多喘了口气,然后只能努力转移注意力以保持冷静了。

小绝将视线投向前路,只是隔着一层触感鲜明的棉布,奶茶暖暖的软软的身体紧贴着他,特别是两条自主地勾着小绝脖子的手臂,让他感到自己被全身心地托付了。

 

从医疗区到小绝他们的宿舍确实有一段距离,小绝担心,如果只是这样抱着走着会不会很尴尬,于是自己活络了脑子,想要找出个话题。

“你看起来不像个女孩子。”于是小绝说了个让奶茶瞬间全身一僵,更用力抱住他脖子的话。

和小绝的“对女孩子尴尬症”症状不太一样,奶茶的僵硬有点儿心不甘情不愿的感觉:“怎么说?”

“你看起来不是很打扮自己……我是说,你照镜子的样子,不太像,我见过的女孩子。”“你见过很多女孩子?看起来也不太像。”奶茶松了一边手臂,反手在小绝的脸颊上拍了拍。

……小绝震悚——我这是被调戏了嘛!?

是的,小绝的生活环境决定了他见不到几个有女人味的女人,关于少女的认识呢,全部来源于电影电视剧以及小说。不能说那些认识不对,毕竟都是大众标准:女孩子应该是柔软的,害羞的,多愁善感的,也许还可以有点儿小聪明。除了首尾两个要点,奶茶完全不是小绝印象中的“女孩子”。小绝颠了颠怀里有些滑丢的奶茶,抱得更高了一些,得到奶茶的连声抱怨,要他事先提个醒。于是小绝在心里补充道:“所谓‘柔软’还是纯粹物理上的。”

 

在小绝的宿舍门口,因为抱着奶茶腾不开手,小绝拜托怀里的孩子帮他拿身份卡开门。身份卡在小绝的牛仔裤后袋里。奶茶在小绝怀里扭了扭调整姿势,一只手从小绝的手臂和躯干之间穿过,一路磨磨蹭蹭地摸到后袋儿,紧接着倒是干脆利落地抽出了那张磁卡,刷开了与之对应的宿舍门。

……小绝震惊——我这是,又被调戏了!?

奶茶一进门就挣扎着要小绝把她放下,即使是如她所言走得跌跌撞撞。

奶茶几乎是摔倒在了小绝的小床上,没法儿坐好就只翻了个身趴平,把自己闷在被套床单里,用一副拒绝交谈的样子发问:“我看起来不像个女孩子?我本来就不是……”低哑的嗓音像是在勾引谁!他整只小绝都不好了!

“Are you OK?”“不,O,K……”奶茶在艰难地爬起来的过程中艰难地回复小绝。

终于,奶茶头发衣服都乱七八糟地坐着了,棕色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住了房间里的另一个人:“小绝,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现在是个少女的样子,事实上,我之前……

奶茶颇为困扰地抓了一把额前的长发,双手顺着发梢滑落,而她从墨色长发间抬起头,有几分贞子的既视感。

——我上辈子,是个男的。

奶茶用使得上劲儿的双手死命拽着床单,更像贞子地朝小绝爬了两下,希望僵直立在门边的小绝能给点儿反应。

——说起来你当然不信,我自己也……

奶茶自嘲地笑了笑,似乎是之前说了太多话,现在的声音一直是哑哑的,像失却了某些情绪的病人。

——我不确定是不是上辈子,只是,是个男人的时光对于我也……

奶茶眼神失焦地转移了视线,窒息一般,不自觉地深呼吸着,并且伸手拉住胸口的衣物,攥紧。

——恍如隔世。

 

“小绝,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奶茶神情严肃地说道。这是小绝第一次听到奶茶叫他的名字。

按理说这不是奶茶第一次叫小绝。因为既然乌鸦会跟小绝说“奶茶找他”,一定是奶茶对旁人说了“要找小绝”,而奶茶会知道“小绝”只有小绝亲口对他说的那一次。这么说来,虽然初见时的奶茶是那么恍恍惚惚不在状态的状态,对外界信息的获取倒是完全没有问题。

然后奶茶说了一段——“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现在是个少女的样子,事实上,我之前,我上辈子,是个男的。说起来你当然不信,我自己也,我不确定是不是上辈子,只是,是个男人的时光对于我也,恍如隔世。”——非常令人费解,也让人十分震惊的话。

小绝前所未有地因为尴尬症以外的原因僵硬了,但是内心戏仍然是丰富的:“E可赛艇!这是什么展开?!”

满室弥漫的沉默中,奶茶整顿了精神一般,坚定地看向了小绝:“我想回去看看。”

 

小绝当然知道奶茶所说的“回去”是去哪里,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在奶茶的注视下答应了,并且认真地思考了如何“回去”,直到现在。

每次行动后【拆迁一般】的残局是如何收拾的?小绝之前还从来没细想过这个问题。组织里有专门善后的部门吗?还是说直接交由当地控制?如果是在组织的管理下,那么作为组织一员的小绝是不是可以申请?但是他有什么理由申请去曾经的任务地点再看一眼?如果作为案件调查,只要他们能到达现场,那封条真是想拆就拆的……

其实问题又回到了小绝怎么出门,以及怎么带着奶茶出门。

大半夜的小绝瞪着大眼儿不睡觉想着各种解决办法,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去看奶茶,被病房里景象辣瞎了狗眼——不敢想奶茶是做了什么,一群大老爷们儿正事不做,都待在这不大的病房里听候差遣。

“奶茶你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出卖身体了吗?”小绝在众人凝视的巨大压力下与奶茶咬耳朵。“啊呸嘞!宅男最懂宅男的心……嘴巴甜一点儿哪里会缺死萝莉控。”奶茶抿嘴甜甜地笑,用软萌的话音轻声细语,说着与表情大相径庭的话。小绝懵逼。

 

小绝不经常穿着常服出门,想来队友们也是如此,因此奶茶一句“宅男”还真是说得他无可辩驳。

神奇的是一群宅男之中居然有人可以拿得出女孩子的小衣服。

可怕的是一群宅男之中居然有人可以拿得出女孩子的小衣服。

——Go某说是借来的,小绝真的不想深究。

奶茶也自称宅男,貌似和Go某的变态程度不相上下,不然他如何能如此轻松愉悦地给自己换好衣服,一本满足地准备出门。

“一身男友衣服诶!如果这孩子不是我自己,我一定会对着她【不可描述】的。”奶茶状似娇俏地红着脸悄悄对小绝说。“你穿的可是我的外套,不要太嚣张好嘛。”从房间到大门口这段距离还是得靠小绝人力搬运。

出了大门,奶茶抬头定定地看了小绝一眼,“说起来你的身量不会比一个未成年女性大多少嘛这真是……”小绝痛苦地打断她的话:“你别说了……”

如果不是奶茶坐在轮椅上,这看起来像个约会。

如果Go某实话告诉小绝,他们为他申请外出的理由就是约会,那该多好玩儿啊【pia飞】。

 

以步行的速率来说,两人与目的地之间的距离有些远。

小绝在不颠簸的前提下尽量快地推着轮椅前进,问道:“到了那儿你要做什么?”一提到这个,整杯奶茶都失魂落魄起来:“不知道……”

奶茶双手摆在腿上,只露出纤细的指尖,十指交叉来回不停。这是奶茶想事情时的惯性动作,用这个身体做出来还真是,萌萌哒。如此明显的违和感让奶茶再度确信,自己本是个男人。

问题是,自己怎么会在这个女孩身体里?这个女孩又是谁?……虽然他现在不能很好地控制这个身体,但是他没有感觉到身体里有其他“人”的存在,原来的女孩去哪儿了?

说起来……奶茶又抬起头看了一眼小绝,这个他有明确记忆的第一眼看到的人:“你脚累了吗?”

已经走了很久了吧,奶茶一直坐着想心事都没感觉呢……

 

终于到了奶茶要去的地方,小绝觉得自己算“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了。

“如果他们的任务顺利,在那个地方应该可以搭到回去的便车。QAQ”小绝安慰自己。

显然,轮椅连这栋建筑的大门前的楼梯都上不去,奶茶再度主动向小绝伸手“要抱抱”。小绝已经对奶茶的性别有了个新的认识,哂笑着横抱起了奶茶。奶茶勾着小绝脖子,突然埋首其间叹了一口气,惊得小绝一哆嗦。奶茶幽幽地说道:“是男人的话,本应该我这样抱着你的。”小绝沉默着想象了一下自己被什么人公主抱的样子——脑补不能。

大门前,果然如小绝所想,现场的隔离线形如无物,防得住君子防不住小人。具体表现在小绝轻易地抱着奶茶进了房子,以及他站在楼梯口隐隐听到下面传上来声音。

——地下室里还有人。

 

“敌人?自己人?”小绝面对只是用稳稳的微笑表示他相信着自己的奶茶,还是决定优先考虑奶茶安全,把奶茶放到了高一层的台阶上坐着,自己探了下去。

小绝凝神聆听,在有人接近门口时一脚踢开门板,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曾经算得上布局紧凑的地下室现在几乎被搬空,只剩下墙角的大立柜还放着一些瓶瓶罐罐。地下室里只有人高马大的一个黑皮吴克,再穿着黑西装真是与环境色难解难分。

被门板撞得退后几步的人调整身形向小绝冲来,小绝躲开了几次攻击,终因为重量级别不同被对手的蛮力甩在了墙根。小绝硬抗格挡了对方的出拳,向外画圈缠住了对方的一条手臂,但是仍然被对方另一只手掐住脖颈推回墙上。

突然门外有大动静,对手可能是察觉了小绝的格斗术不是路边货,听到声音以为是小绝的队友来了,而小绝心知肚明,那只会是奶茶。

小绝背抵着墙壁提了一口气,一拳重击对方腹部使其左手松脱,第二拳击打对方头部使其眩晕。在对手想要再度控制住小绝的拉扯中,小绝使对方变为背对着墙壁,自己也顺势矮身用全部力量将对方推向墙壁,让对方的后脑勺重重地磕到墙上,暂时撞晕了这个高大的敌人。

 

小绝也因为这个制敌的冲击几乎失去了行动能力,踉踉跄跄地朝门口的方向走了几步,趴倒在了地上,只是一直想着“要保证奶茶安全”,才强撑着没有陷入昏迷。

“……小绝?小绝?”有人在叫他,但小绝迷蒙的眼里已经看不清了。

小绝感觉到有人在拍他的脸颊,用劲儿不小,疼得人用力地皱眉都要睁开眼睛瞪他一瞪,那人拍打的手却贴上了他的脸颊,亲昵地摸了摸之后突然换成了热热的呼吸——有人在他脸颊上狠狠嘬了一口!

这都什么鬼!?小绝迷迷瞪瞪地也挣扎起来,太激动以至于放肆了的那人立马“哎哟哎哟”地出言安抚:“别动!别动,我本来就抱不住你……”说得小绝更懵了,心里似乎惦记着什么事情,但现下只觉得自己晃晃荡荡的,像漂在水面上,也像陷在云雾里,说是无依无靠又好不安稳……

 

清醒过来的小绝睁眼看见陌生的天花板。更正,其实也不是那么陌生,小绝发现自己在标准病房里,代替奶茶躺在了病床上。小绝以有限的视角看了看四周,然后试着转了转头。再次更正,其实并没有代替,小绝发现自己和奶茶躺在同一张病床上。

小绝看着病房拉着的窗帘,那挡去了大部分光线,以至于他不能确定现在是什么时间。自己战斗受伤是在上午,这是已经过了一整天了还是只有几个小时?那么自己身边这个,少女壳子里的宅男奶茶,是刚刚睡下还是应当醒来?

“小绝你终于醒了……”奶茶就睁开了一只眼睛的一条缝,侧躺着伸出没被压着的一只手,长辈般地按了按小绝的肩膀。小绝因为这一按而龇牙咧嘴:“疼。”“哦,抱歉……肩膀应该是撞青了……”奶茶撑起上半身想坐起来,接着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突然松了手把自己埋进了被单里。“你怎么——?”小绝被床垫受到的冲击震了一下。

“哦,不好意思……”奶茶歪出半张脸,毫无歉意地笑了,“忘记现在是女孩子了,被胸部吓了一跳……”

 

小绝皱着眉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奶茶看着马上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美女蛇一般扭到他身边:“有木有头晕?有木有头痛?会不会恶心?记忆力减退?对了,你醒来之后都没叫我的名字!还记得我是谁吗?”“奶茶,你烦得我头疼了……”

奶茶笑开了,一边手肘撑在小绝耳边,另一只手轻柔地也摸了摸小绝的额头,若即若离地滑过鬓角,抚上了小绝的脸颊。

“是你抽的我啊。”小绝眯起了眼睛,做出危险的表情。“我也慌了嘛。”奶茶依旧毫无歉意,笑容在脸上稳稳的。“告诉我之后发生了什么吧。”“好嘞~”

小绝对比着奶茶不靠谱的描述和自己的隐约记忆,勉强拼凑出一个“美女救英雄”的西【绝式规制】瓜剧情。

“……我到了大马路上,本来只想拦一辆车,正好看到了一样的装备,KB也是你队友吧,应该是的——可以搭便车真是得救啦!”

小绝产生了一个不太美好的想法,弱弱地举手发问:“我可以问问你是怎么处理我的吗?”“把你抱上楼之后?”奶茶放低身子越贴越近地说,“当然是一直抱着啦……不然我为什么会肌肉拉伤啊……”

 

现在是上午十一点半,小绝清醒后四十分钟。这里是彩虹总部二楼大食堂,第八行D列餐桌。

小绝半捂着脸吃他的午饭,心里嘀嘀咕咕:“说好的脑震荡要静养呢!?一个两个都这么吵真的大丈夫!?”

“小嚼你真的和妹纸同床共枕一个晚上啊握草!”“绝儿你是我们之中第一个脱单的吗!”“烧了啊!”“别咧咧了人家小绝昨晚还是病人呢。”“是噢。”“好可惜……”“那KB,你看到的小绝是……”“被妹纸公主抱着的!?”“那不是重点……”“小绝你何德何能让萝莉为你守了一夜!qwq”“守着守着就同床共枕了。”“你还惦记着这个啊……”

 “你们超级吵的……”小绝叹了口气,带上了打包的盒饭,“我送饭给奶茶。”

“凹草他秀恩爱!”“我也想陪萝莉吃饭……qwq”“吃你们的吧!”

【↑谁都有吵吵啊,谁的锅自己背,不要都怪乌鸦。哼(ˉ(∞)ˉ)唧。】

 

小绝为奶茶捎带午饭,不是奶茶仍然无法控制自己,走路老摔,也不是小姑娘【他本来就不是=-=】害羞不去大食堂,实在是有心无力,肌肉拉伤的酸痛比轻微脑震荡的后劲儿大得多了。

小绝自动自发让出了病床让奶茶好好躺着,但身体不适中恶意幼齿化的奶茶央求一定要去小绝的房间,还拉着小绝不让他走,愣是要小绝许诺带饭回来,为她【他?】按摩才肯松手。

奶茶吃了一些食物,平趴在床,催促小绝“兑现诺言”。

小绝他们其实需要专门学习推拿按摩马杀鸡,因为很多情况下按摩有助于恢复行动力,但学习之后的具体操作看个人练习——意思是道理小绝都懂,就是欠熟练度。

“我现在才想清楚,我只是缺少一个,让我去控制这副身体的,动力。”奶茶笑着说,就算酸酸的肌肉被推过其实疼得紧,一句话讲得断断续续的,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也许哪天,我真的爱上你了,会想用这个身体给你生个孩子呢?”

……小绝QAQ——啊啊啊啊!我这绝对是被调戏了!!

 

当天晚上小绝半推半就地,又让奶茶在他房间里住下了。本来小绝说要去其他人那儿凑合一晚上的。理由是:“就算我知道你心里住了个糙汉但是我们看到的还是个软妹。”但是——

——只要小绝到这房间里,奶茶就能把他暂时留下;只要小绝暂时在这房间里,奶茶就能让他待得久一些更久一些;只要小绝还没走,奶茶就能把他弄到床上;只要小绝躺下了,奶茶就能让他再也起不来了……

小绝已经不去想那群或多或少都有点儿萝莉控的大老爷们儿是以怎样的眼光看自己了……而罪魁祸首奶茶,一整天都病号样地躺着,就算对小绝的名誉造成了这样那样的伤害,仍然是侧卧着支着脑袋,好无辜的样子。

小绝歪着头看奶茶,有点儿搞不懂他们之间的关系。小绝不承认这是在谈恋爱,这绝对不是在谈恋爱。不说奶茶的性别成迷,就算奶茶是女孩子,谈恋爱的时间这么短吗?小绝掰着手指仔仔细细地算了他俩在一起的时间,从见面到现在不到四天,掐头去尾只有三天多一点点。

奶茶笑眯眯地撩了撩小绝的刘海,凑近在小绝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说:“晚安~”

小绝捂脸:“如果这就是恋爱,那谈起来未免也太随便了……”从某种意义上讲,小绝的少男心破灭了。

 

小绝在奶茶呼吸方式变化的第一时间醒了过来。这既是多年的训练让小绝在睡眠中依然敏锐,也是小绝不得不承认的,他是全程听着奶茶平缓的呼吸睡着的。

“奶茶奶茶?你怎么了?”小绝叠声呼唤,翻身到奶茶身边却手足无措。梦魇?没见过谁做噩梦会这样瞪着眼睛喘个不停。小绝扶着奶茶的肩膀晃了晃试图叫醒,却突然被奶茶一把狠狠抓住,指甲在小绝手心掐进深深的月牙。“嘶——”小绝倒吸一口凉气,另一只手复再盖上,捂着奶茶的手聊以安抚:“奶茶奶茶,你醒醒。”

奶茶的呼吸渐渐正常,但眼神仍是初见时让小绝心慌的,如同已死一般的空洞。“奶茶奶茶你别吓我,醒醒啊!”不知道是不是小绝的声音起了作用,奶茶睫毛颤抖轻轻眨了一下眼睛,回神时再一眨眼,眼角竟滚下泪来。

“奶茶你怎么了?”小绝握着的手更用力了一些,奶茶缓缓咧开嘴角,转头看向小绝的同时也向小绝伸出手环上了他的脖子。小绝迷茫地被拉到奶茶旁边,脸颊帖脸颊地让奶茶抱着,感觉凉凉的泪滴落在肩膀上。

小绝听到奶茶在他耳边说:“小绝,我想起来了。”

 

小绝的房间没有过分的遮光窗帘,他注意到现在的时间,四点半,所谓黎明前的最黑暗。

奶茶一边哼哼唧唧地说,女孩子真是水做的,太多愁善感了好闹心,一边环着小绝的脖子不撒手,把眼泪蹭到小绝的衣服上。如此平复了一下心情,奶茶开始和小绝讲一个出生在二十世纪,成长于二十一世纪的好少年的经历。

“我终于能确定我不是死了一次才穿越成女孩子的了……”奶茶最后强调,这关注点在小绝看来有点儿微妙。

“但是我的记忆还是不连续的。”奶茶深沉道,“应该不是我忘记了,应该是像小绝你这样,在由奶茶(♂)变为奶茶(♀)的过程中处于昏迷状态。”“……你不会是想说那什么手术吧……”“别闹。”奶茶顺手拍了一下小绝的后脑勺,“医生说这个身体连阑尾扁桃体都没割呢,没有任何手术痕迹。”

说着说着奶茶突然笑了起来,明明是软妹音听起来却阴测测的:“小绝,我刚才说我想起来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你还活着?”“是喽,我为什么会确定我还活着呢?”“诶!你是说……”“因为我想起,我原来的身体,还在某个地方被保存着……”

 

老E说了,这次的任务啊,和他们上一次做的那个有着绝对的关联。

小绝一天没见奶茶,听说在总部里玩儿得很开心的样子。小绝疑惑,奶茶想起了很多事情,反而不见他着急地去这去那了。今天有任务,小绝居然在大门口看到了奶茶,还和守卫一起朝他们行各自国家的军礼——怎么回事儿啊这是!?【吓得他陆妈妈的口音都出来了】

在任务地点,私事暂放。和小绝的上一个,也就是救出奶茶的那一个任务一样,彩虹小队在占领这个建筑物的过程中受到了同等规模的火力以及相当水平的反击。但是同理,对于小绝他们来说,对面的抵抗越多,火力点的分布在他们眼中也越清晰,各个击破根本不成问题。

然而,就在小队层层突破,从各个方向进入这个建筑物中的敌人所镇守的核心时,小绝在房顶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绝愣了一瞬间,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奶茶出逃了,目的地就是这里。

“至少证明他们没有找错地方。”小绝自嘲地想。

 

小绝在楼顶找到一个长长的天窗,没有玻璃窗户没有塑料薄膜没有任何隔断,能通透地看到大厅的地面状况。想来从下面看上来会是一线蓝天——和奶茶描述的一模一样。

钩锁放小绝缓缓地下降到大厅里,地面上有被雨淋湿,湿了又干的水渍。大厅空空荡荡的,只有天窗正下方一台依靠电力的机器,因为防水外层与电路深嵌在地板中的设计,不曾为雨水干扰地安静工作着。

小绝闭了闭眼睛,慢慢靠近它,靴子在地面上发出“哒哒”的响声。

那是个冷冻玻璃腔。

小绝凝视着冷冻玻璃腔中,安静睡眠的嘴角带笑的茶色碎发的青年,说是冷冻,更像零度保鲜呐,形容为冰镇奶茶似乎非常贴切。

小绝突然想到,奶茶就该是这样的【←才好喝啊】。

 

奶茶似乎知道进入大厅的快捷方式,外头时不时传来几声枪声,而小绝面前已经站着了一个少女。啊,身上还穿着小绝的外套。

奶茶拉着小绝讲一个出生在二十世纪,成长于二十一世纪的女孩子的经历,他身后涌出一队黑西装,对奶茶的原身所在进行拆除并且完整地搬运。小绝的视线不住地跟随,看着它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密道的阴影中,不知道是应该悬起一颗心还是应该松了一口气。

如果能查得到这个女孩子的DNA记录,你会发现她是个已死之人。那是一个三月,罹患癌症的她在家里去世了,像开得灿烂的观赏型桃花一样,享年十六岁。

是奶茶让她重新“活”了过来。因为奶茶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有着超过一半的与她一模一样的基因。失去她的现实让奶茶无法接受,曾经中二的有着整个遗产且专精医学的少年为此努力了八年,抗战都胜利啦,奶茶一直努力着,直到他亲自让她“活”了过来。绝大多数的科学带着一点儿迷信。

“为什么又放弃了?”“认清现实了嘛……我只是我。”奶茶眼神失焦地摸了摸胸口,“这里空荡荡的,她早就不在了。”

 

小绝说不上是谁开始的这个拥抱。奶茶从抓着小绝的手臂到抱住了他的腰,这次换小绝环着奶茶的脖子,怕他消失一般地紧紧抱住。

奶茶听着渐渐逼近的枪声若有所感:“放心,我不是你们的敌人,这样的战斗是互相不了解而产生的误会,之后不会再有了,再也不会有了……”说着拍了拍小绝的后背,就算隔着防弹衣小绝也知道奶茶想要安抚他的心意。

奶茶可能会成为某个医院的小实习生,或是某个诊所的医生,甚至他自己的医院的院长,更甚应征彩虹小队的军医。无论将来如何,他会回归为真正的自己。

小绝终于放开了奶茶,盯住这张脸。这真的是个与奶茶有亲缘的孩子,和冰柜里的那位对比起来有八分相似。而眼前明明是个萝莉,小绝却透过她去看一个宅男,真是奇怪的心理。

“我会来找你的,你会等我吗?”奶茶也盯住了小绝,一句话没说完就抬手抹了一把眼泪,苦笑,“说好的不哭的……你也知道的我拿这身体没办法……”“我等你!”小绝拉住奶茶的手垂首抵在额头,闭着眼睛不让任何人看到,其实他也很想哭。

“乖——我告诉你一个地方,我会去那儿找你的。”奶茶凑在小绝耳边说完,随即轻轻地笑了起来,“这次不会让你再脑震荡啦,最轻微的都不会了。”

 

小绝醒来时是在队里的救护车上,没有头晕没有头痛没有记忆力减退,倒是体验了一把被救援人员,比如说奶茶的待遇。

老E一队回到总部,小绝意外没有看到预想中,那群大老爷们儿火急火燎地找人的场面,只有一头乌鸦和一头Go,各自守着一扇窗儿凭栏远眺。还是KB比较靠谱地解释了,奶茶在他们出任务的这段时间里自己走了,之所以不慌是因为奶茶临走前挨个儿找他们道别了,只是那时候他们看奶茶的样子以为她只是出去走走,等到他们发现奶茶的病房已经整理一新才明白过来,这总部毕竟不是住着玩儿的地方……

然后老E嚎了一声也去窗户边上了。NaoE当然不是安静凭栏的那种人啦……他过去摇起了那两个人,说,我还没有收到当面的道别啊你们伤感个什么劲儿!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小绝平静地回到了房间,学着奶茶把自己埋进了垫被床单里,开始思考,是干脆失恋比较痛,还是杳无音讯更难过……目前无解。

 

 

这是小绝认识奶茶之后,秋去冬来再开春又入夏的一个夏天。

小绝以一个休闲的姿态坐在路边咖啡厅的折叠椅上,已经不再腹诽曾经许下的约定了。有地点却没有时间的约定怎么让人遵守啊喂!

突然一声不认识的“你好”吓了小绝一跳——他不认为有陌生人离他这么近了。

小绝警觉地抬头,惊讶:“奶茶!?”

“诶,我还以为你认不出我,要和你说‘初次见面’的……”奶茶露出一个无比亲切,让人倍感熟悉的笑容:“小绝,好久不见。”

小绝鼻子一酸有点儿把持不住,抿了抿唇,咧开嘴笑了:“好久不见!”

评论
热度 ( 9 )

© 某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