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

我是某某。从某处来,要到某处去。
💝电影《the jungle book》
💝游戏《Freecell》 《Sudoku》《spider》
💝英语——Do drunbility、六级挂了😂
我还是昔日,日更的少年。|ω•`)诶我性别写的女!?

【谜岚】儿童节的节日礼物【穿越到上古www】

謎嵐【x【我就装个逼】

周岚今天下午没有课,决心在开了空调凉爽的宿舍里睡一整个下午的午觉,睡到地老天荒。然而事与愿违,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儿童节,而楼下似乎有一群要回忆童年的人,在架空层开起了“六一午会”。
因为噪音不得安眠的周岚在上铺摊煎饼,翻来覆去之间突然觉得身下的触感不对——他那明明铺了两床垫背的柔软的上铺,什么时候又变成木板床了!?
周岚心中奔跑过千万只草泥马,猛地睁开眼睛要去抓偷床垫的贼——陷入了呆滞状态:有个穿着长长深衣的男的站在不远处,就算是直裾深衣也显得身长个儿高,正抬手整理着袖子。
“我原来是在片场睡的午觉啊?”周岚瞪着那人,心说。
而那人也震惊地看着周岚,只是还记得理好袖子,笑问:“你怎么睡在那儿?”
“你谁?我哪儿?这为什么不能睡?”周岚翻身爬起,摸了摸床板,如果说是太硬了不好睡的话,他信。
不过,这片场光线不太好,他不确定那人是谁,怎么一副跟他很熟的样子?
“我是,你家谜之声,你在我家床上,坐床是用来坐的,要睡觉的话卧床在里边儿。”
自称“谜之声”的迷之男当真一副跟周岚很熟的样子,径自走近,坐到了周岚床头:“你可能不记得了,我小时候也去过你家的。”
“小时候?”周岚盯着谜声,努力把他往年幼了看,光线昏暗的模糊之下还真有点儿眼熟……但是不记得。
“没关系,我也是看到你,过了一阵才想起来的。”谜声话音带笑,周岚不动声色地瞪了他一眼——如果谜声说的“一阵”是刚才几秒钟的话,那周岚得花一天才能想起来。
------
适应了大门外透进的些许光线,周岚看到了厅里的帷幕层叠,身下坐着的坐床,特别是其上的S形小几。
——确定了,自己这是在他不熟悉的时代。
周岚恍惚想起了一段,后世有人为那东西作的铭:“倚几之设,设而不倚。作器于此,成礼于彼。”
谜声细思片刻,笑道:“所言甚是。”
“你的时间在我之后,一定知道一些这时代的历史,你不确定这是哪儿的话,我可以带你到处看看……”
——谜之声居然知道这时间差!周岚震惊,并且心里有种莫名的抗拒心理,严词厉色:“我拒绝。”
“……你开心就好。”
谜声用标准的暖男回复结束了这有点儿尴尬的对话,整个人带着浑然天成的气度,起身行出门。
周岚讷讷无语,觉得把他家谜之声惹不高兴了。
------
谜声几分钟之后就回来了,木屐踏地又清嗓地弄出动静,大袖子遮着脸脱鞋走进。周岚笑了,还真是做足了礼。
话说回来,周岚也不知道自己得在这儿待多久呢,举目无亲的,对谜之声还真有点儿雏鸟情结。看到谜之声,而且是没有不高兴的谜之声,周岚难以言喻地放下了心上的大石头。
“我想了个法子,也许能让你想起我来。”谜声微微低了头,似乎是笑了,自顾自脱了层层外衣在坐床的另一边叠好,一身雪白亵衣地摘了冠把头发放下来,一副可以洗洗睡了的打扮,揽袖又坐到了周岚身边。
“你叫周岚,夏商周的周,山风岚。”周岚听到了这个他并不常用的自我介绍,像打开什么开关似的,记忆的水库开闸了。
------
那得是十多年前,在外婆家院子里打滚的周岚听到院子的墙外有小孩儿在哭,他当即向小朋友伸出了援助之手。
“我叫周岚,夏商周的周,山风岚。”
别看周岚现在个儿不高,小时候可是长得快,人高马大的,又有散着半长头发的小姑娘似的同伴可以保护,一股大哥哥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听说小孩儿找不到回家的路,周岚只当他是村里哪家的。也不觉得他穿得奇怪。转了转小脑瓜子,周岚想了个主意:“要不,你想到我家里来玩?等我家大人回来了,应该就能送你回家了!”
小孩儿怯怯地应了,被周岚拉着手拐进家里,面上仍是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为了逗这孩子开心,周岚狠狠心带他去灶台边上,忍痛割爱分了自己的点心给他。
小孩儿小口小口吃着米糕,极有可能是看着周岚脸上纠结的神色被娱乐到了,破涕为笑,整个人都开始活络起来,开始指着厨房里的东西问东问西。
“这红红的是什么?”“番茄!”“这个绿的呢?”“黄瓜!”“这个呢?这个呢?”“……”
眼见着这孩子不知道番茄,不知道黄瓜,不知道炒锅汤碗,周岚小小年纪也不禁露出怜悯的表情。
------
那时也是下午,熬不住困的俩小孩儿睡意昏沉,趴在屋檐下的青石台阶上就要睡着了,周岚才想起问问人家的名字。
小孩说他叫“谜声”,也没写法也不组词的,周岚就想到了“谜之声”里的那两个字,又闭着眼睛,满脑子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谜声”。
周岚嘟囔着告诉正主他的脑洞,小谜声也嘟囔着回他:“如果是谜之声的话,那就是你家谜之声了,我可不是……”手里还攥着小半块米糕舍不得吃。
然后周岚就睡着了,然后周岚又醒来了。外婆问他怎么怎么睡在这儿?他问外婆那个小孩儿呢?
外婆没见着还有其他小孩,也当是村里哪家的孩子来玩儿,现在一定是回家去了。
“他说他找不到回家的路。”周岚念念不忘。
“那就是他外婆来把他带回家了。”
“外婆骗人~你怎么知道他也有外婆的咯~”
周岚觉得外婆说的都是对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周岚觉得,自己能记起那么久远的事情,还记得那么清楚,真是太了不起了。
而现在,周岚看着这位奇装异服的男子,目测比自己还要高出一个头,一点儿也没有小时候萌萌哒的样子了,不开心。
“想起来了?”谜声眼睛一亮,凑近了一点。
“……你还真是我家谜之声。”周岚挠挠头,“所以呢?我为什么在你家?这回换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吗?”
谜声正襟危坐:“有可能。”觉得这话并没有使周岚的问题得到实质性的解答,于是又说:
“也许你再睡一觉就能回家了。”
——如此天真烂漫的回答真不像一个已经加冠的男人会说的话。
“坚持不相信自己穿越到了公元前。”
——这种才是周岚认为的,二十多岁的人该有的理性。
------
但死马当作活马医,周岚还是决定睡上一睡。
谜声周全地抱来了被子。
“等等。”见周岚打个呵欠就要和衣而卧了,谜声突然略有紧张地出言阻止,“你曾赠与我食物,我们应算是朋友,我也该有所回报……”说着从不知名的地方取出一个手环般的物件,缀了个小铃铛别样可爱。
周岚觉得自己的少女心萌发了【x】,容许谜声帮他戴到了手上。
谜声满意了,依然很坚持坐床不是用来躺着这一点,就只坐在周岚旁边,说一些他的记忆里关于周岚的那份深刻印象,轻声细语情意绵绵。
周岚在他家谜之声的迷之催眠声音里睡意朦胧,隐约听到对方说“有机会再去找你”之类的话,不待考究已经睡了过去。
一下午的困顿都得到了舒缓。
说来奇怪,明明近距离之内就有一位幼年、如今都只有一面之缘的迷之人士,周岚却睡得安稳极了,几乎像他还是个孩子时那样。
------
周岚又是被楼下的“六一午会”吵醒了,怨气满满地翻了个身,合欢铃在手腕上刷存在感。
周岚迷糊地想:“这该不会是儿童节礼物吧?”
【注:合欢铃是上古娶妻纳采,也就是提亲时要送给女方的礼物。【_(:p」∠)_原谅我的恶趣味吧】

评论
热度 ( 18 )

© 某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