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

我是某某。从某处来,要到某处去。
💝电影《the jungle book》
💝游戏《Freecell》 《Sudoku》《spider》
💝英语——Do drunbility、六级挂了😂
我还是昔日,日更的少年。|ω•`)诶我性别写的女!?

我的大学生活118

16-04-27

这里是文科楼的庭院。

黑老师从文科楼的教工休息室一出门就看到他家卷儿和同学们从庭院中走过。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上课了还在外头溜达。

上午十点钟正是日头最好的时候。可能灿烂但不会灼热,可能温和但不会黯淡。
庭院中央那棵大榕树,浓密的树冠在阳光照射下像一块墨色的玉,草坪给人柔软天鹅绒的错觉,其上有蒲公英开着小小的黄花,扎堆成丛又零散分布。

就是这样一片庭院,其中小路上有一只卷同学路过,气质是同样的阳光、活力、生机勃勃。
黑老师的视线追随着看了两秒,突然被一种陌生的情绪击中。黑老师稍稍抱紧手中的包,回想起比以前更早的以前,其实这感觉也熟悉的。

那是小时候去镇上玩,家里给买了个浅蓝色的印着细碎图案的气球。理所当然,小孩儿非常喜欢,线抓在手上,气球抱在怀里,做了各种安保措施地回到家。
以为万事大吉,开心地耍起来,结果乐极生悲,在自家天井里失了手。
小小的还不是老师的黑老师仰着头,眼看着气球越飞越高,心里居然是满怀希望——寄希望于,围成天井的房子的长檐能拦下那颗气球,那么就算要上房揭瓦他都会去捡回来——当然是失望了。气球在屋檐上撞了一下,飞得更高了。

那大概是他第一次真切感受到沮丧、无力挽回,还有什么叫无望的注定破灭的希望。

而现在是,这同样的视线追随的场景,让黑老师感受到了一种不确定性、一种迷茫。

像看着气球飞走一样看着那个阳光灿烂的卷同学从他眼前走过,周围有他聊得正high的也沐浴在阳光下的同学们,建筑物阴影中的黑老师甚至不知道那根线在哪儿,根本抓不住,就要这样飞走了。

“黑老师?”那个灿烂笑颜比太阳明媚,那个满眼星光比星河璀璨,“啪嚓”一下点亮了整个世界……是在卷同学发现黑老师,转头冲他笑的一瞬间。
意识到这一点的黑老师不由地回一个笑,挥挥手走得那是一个潇洒。

真是突然想通了:
这是他家卷儿,不是那个气球。

他也许永远无法把人抱在怀里,但可以确定一点,他们之间有那么一条线,发之于心,缠绕全身。反正不是握在手上的——不需时刻担心。

------

这里还是文科楼的庭院。
前面太文艺太矫情我们来放松一下心情。

这个路边的野花就要采的岚少,摘了一朵粉红色的小花,从宿舍到教学楼玩了一路。
默默同行的谜叔还以为这人转性重拾少女心呢,那厢终于玩够了。或者说,玩真的了。

岚少招呼着谜叔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说个悄悄话的距离,突然以极快的手速把长茎的花别到了谜叔耳际。
“诶?你这是……”谜叔第一时间左右张望,反应过来想去摘又被岚少挡住。
就听岚少突然大声:“来来来,谜之声大拍卖啦!价高者得!”
谜叔“哎哟哎哟”地躲走,反手抓住胡来的岚少拖离这个“大庭广众之下”——就不该科普什么“插标卖首”,这不就让岚少把“头上插草示意贩卖人口”拿出来实践了!
——还专挑人最多的地方。

岚少恶作剧成功哈哈大笑。
谜叔算无辜受害唉声叹气。

而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表示:把牵着的两手放开,我还认你们当老师。

【突然想到:某某我打了个谜岚tag,结果前面大段是别人家的事,简直强行安利啊╭(°A°`)╮】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某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