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

我是某某。从某处来,要到某处去。
💝电影《the jungle book》
💝游戏《Freecell》 《Sudoku》《spider》
💝英语——Do drunbility、六级挂了😂
我还是昔日,日更的少年。|ω•`)诶我性别写的女!?

我的大学生活186【生贺吧?】

17-10-28

说起来黑老师今天该是跟卷同学憋着气的。

一开始是卷同学说他要去看护他奶奶,这是周末安排嘛,不算什么,重点是他偏要在黑老师面前说,还要提“自己一个人”怕这怕那,这就不是卷同学怂不怂的问题了,感觉还要关系到一位老人家是否身体安康……
“你行不行啊?我也去帮忙?”
话就是这么说出来的,于是今儿个一大早,看到精神矍铄还能拎着大包小包等在小区门口的老太太,黑老师顿时有了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但是卷同学颠儿颠儿上去拎包了,黑老师的瞪眼并没有着落。
就有气啊。

卷同学澄清:他是计划着偷偷带奶奶回家的。交通工具奶奶说要坐公交,很有钦定的感觉。
卷同学当时就问了:
“坐公交?是不是太辛苦?会不会累?”
“不会不会,你奶奶身体好着呢!”
卷奶奶想着给别人一个惊喜而乐呵着,卷同学想,好像正好是重阳节啊?
“那就╮( •́ω•̀ )╭陪你玩喽。”
——所以才有了现在的状况。
“我是真的担心我自己一个人照顾不好嘛……所以拉上黑老师帮忙!见过的吧?”
“见过的见过的。”卷奶奶兴致极高。
也是互相见过的,黑老师对卷奶奶的北方强调印象深刻。
黑老师帮卷奶奶拿起了放在脚边台阶上的包裹,扯起一个还算甜甜的【x】微笑:“奶奶好。”
说起来,黑老师在长辈面前,很是乖巧的呀?
然后黑老师转手就把包裹递给卷同学了QwQ哎呀这就是心里有气的表现啊对吧……

------

为什么黑老师今天没有开车?
——老司机翻车了x
有图有真相,前几天晚上从旗山开会回来,夜深、灯暗、人困、走神,撞到了隔离用的红白墩墩,整个车前杠撞掉【有辣么惨】。还因为太晚了,4S表示修不了修不了x要求把车留下,意思是如果应了黑老师得走回去……这还了得?黑老师果断选择用透明胶粘好开了回来……
透明胶是4S店粘的,还粘得很平整……
总之心情复杂……你仿佛在逗我。

所以今天就是注定地要坐公交车。
而在站台查路线and等车准备回学校,突然被卷同学和卷奶奶联手带上了城乡巴士,黑老师顿时又有种被拐卖的感觉。
大概是这样的座位:
丨奶  卷
丨      黑

黑老师:“???”
卷同学把包袱全放在了两个座位之间,侧过身来看着黑老师笑。他本来就高,上半身也不短,还在身底下垫了条腿,轻易地越过座椅椅背,用一个大大的笑脸防止黑老师有被冷落的感觉,也可以兼顾奶奶。
但是有人要从更后排下车,就嫌弃卷同学这样太占空间……这姿势确实挡(you)路(du)。超不好意思的,但是卷同学可以卖萌,同样用一个大大的诚恳的笑脸说:“抱歉!”
路人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

这座城其实很小,坐在公交车上,卷同学把路过的站台和脑海中的地图对应着,恍惚已出了城。这座城真的很小。

------

当车上人很多的时候,黑老师是会让座的。

让出了座位,黑老师就站到了卷同学旁边,扶着前后两张椅背,把卷同学圈住了的样子。
这一圈儿里有黑老师的味道……【痴汉住脑】
黑老师没有低头,所以卷同学抬头看到的就是黑老师裸露在视线中的脖颈。
……深色衬衫超赞!黑老师肤色就是偏白,下颌骨下缘和喉结各种线条分明,衬衫领子下还可以看到隐约的锁骨……嘤嘤嘤……【痴汉住眼啊】

“怎么了?”黑老师松开一只手整了整领子,视线从窗外转到了卷同学脸上,四目相对,“有灰?”
“……”没有。但是。
卷同学笑着探上两只手,把黑老师拢起来的领子折回了原来的样子,很小心地没有碰到黑老师的痒痒肉。
是说,还是这样比较好看……
黑老师耸了耸肩,又看向窗外了。

------

当车上拥挤的时候,卷同学也是会让座的。
让给黑老师也是让啊。
然后,奶奶拉不到卷同学了,开始拉着黑老师说话。
然后,奶奶因为和黑老师在一路上聊了几句,到家之后,开始“我跟黑老师最熟”地,向大家介绍黑老师。
卷同学:“???”

“我还是回去……”
黑老师因为这半句话,迎接他的便是卷同学家的留客一百零八式。
“就当是卷儿带着朋友来家里玩嘛!”
——不确定说这话的卷妈妈知不知道“朋友”在某些语境下的特殊含义。

------

可卷同学这根本不是回家。
“你这什么回事儿!?”黑老师维笑得腮帮子都要僵掉了,看这一屋子卷同学家亲戚心有余悸,到角落里害怕起来,定是要拉着卷同学一起,审问一下。

卷同学坦白:今天就是要到二姐家里【划掉】蹭饭【划掉】做客的。
“天台烧烤,复式顶楼的天台!你看除了没有电梯之外,超棒!”
黑老师表示对卷同学突如其来的激动嗤之以鼻,这时有不知名的阿姨递水果给他们,黑老师要生生把表情扭回来,卷同学也要生生把大笑憋住。

“难道是来过重阳节的?”黑老师剥着柚子,猜测。
卷同学专注于去掉柚子最里层的小皮:“如果年过半百的都可以算‘老人家’的话……”
“如何?”
“这一屋子的长辈中确实就只有我妈不在列。”
“用烧烤过老人节?那你们很棒哦。”
“不不不,应该只是假借节日的名头聚一聚罢了……”真相卷,“我爸说不到耄耋不许说他老……”
“真是个有文化的爸爸。”
“那~是,我爸可是中文系高材生呢!”
“诶,歪楼了啊歪楼了。”
“你先歪的。”
“明明是你先。”
“你先。”
“你先的。”
——怎么,打一架啊?

------

大聚餐呢:
大姐因为她家的俩熊孩子,吸引了一家老小在一楼客厅里,而二姐和男票在天台腻腻歪歪地架烧烤架子做准备活动,卷同学就带着黑老师远离是非之地,在上二楼的木质楼梯上席地而坐,又很清静风雅又可以总览全局,最好的位置。

什么?你说不够正式?
——反对意见不予接受。
卷同学一屁股坐下了,拍身边请黑老师落座。
“诶,怎么能坐那儿,坐椅子……”嬷嬷习惯性起身要去餐厅搬。
“不用了不用了。”黑老师维笑,是有点儿不太对,但是随意、有随意的好处,是吧。
按理说,老师是长辈,但是卷同学就没把黑老师介绍成长辈。
——唔,你比我大了6岁?那不是和我二姐一样吗?比我大姐还小好吗?妥妥的平辈啦,略略略。
如果强行当“贵宾”,总是尴尬的,随意一点,自然一点,还能亲近一点……

于是可见:
大姐和姐夫在客厅里一起带孩子,其乐融融;
二姐和男票在天台上准备烧烤架,你侬我侬;
然后,卷同学和黑老师在楼梯间看遍天下……
诶?可以这样类比吗?

------

在某人家里做客,而且这人家族关系融洽,然后正好碰上长辈齐全,会出现什么情况?
——黑老师全面了解了一下卷同学从出生到现在的各种事。

而且有些事情是跟卷同学密切相关,但追究起来又跟卷同学完全无关。
比如说,卷同学刚出生的时候,从手术室里被抱出来,场面闹哄哄的,卷爸爸刚看到小婴儿在左脸颊上有一片鲜红胎记就脑子一懵。
作为父亲但也是丈夫的卷爸爸,第一时间要在卷妈妈身边看护,心情沉重还要强颜欢笑——护士乖觉,把这“有缺陷”的小孩抱给他妈妈看的时候,是放在左边只让妈妈看到白净的右脸的……不能影响产妇的恢复,嗯。
但是自家宝宝长什么样,怎么可能瞒得住妈妈呢?一喂奶就暴露啦~
这下爸爸终于可以跟妈妈商量了:他要努力了,要赚钱攒钱了,将来要给小孩整容x,不然嫁不出去……
妈妈就惊讶:“不是男孩子嘛?”
爸爸是行动自由的那个,跑去偷窥了一下,哦,真是个男孩儿——傻爸爸:“那红红的也嫁不出去啊。”
所以说,在被喜悦冲昏了头脑的爸爸看来,男女不重要。
——是真傻!

还比如说,卷爸爸陪着卷妈妈的那段时间,奶奶嬷嬷七大姑八大姨都跑来逗小婴儿卷,明明刚生下来才几分钟,偏偏有人说他“长得真漂亮”就笑,有人说他“脸上红红的”就哭。
——“!这么神的吗?”
——“我哪里记得啊!”

据说嬷嬷把小婴儿卷抱在怀里用拇指上的金戒指在胎记上轻轻柔柔地磨蹭了几个月【几个月?】,居然把这红色消掉了。【生生磨掉了小半个戒面x】
“但是还有一点印子……小时候姑爹老吓我说晒了太阳会变回去,吓得我出门都用手捂脸,捂到好大……才知道他驴我的……”
借着楼上一声“可以开烤啦”的叫唤摆脱众人的卷同学显然没摆脱了黑历史,还在碎碎念。

烧烤的好处就是,用餐地点自由,至少不用围在烤架旁边——烤架就那么大,能上手的就那么几个人,就算围着烤架,没烤好谁也吃不到。
卷同学端着碗又坐回了远离是非的风水宝地。
“其实是毛细血管的锅,冬天洗热水澡的时候也会比较明显。”还惦记着自己的脸呢,并提出科学的说法——黑老师有点相信那个“夸美笑嫌丑哭”的故事了……
“哦?是嘛。我看看。”黑老师随心所欲地挑起卷同学下巴捧着打量了起来。
……讲真,卷同学还从来没有这么近地看黑老师正面。眼神专注,呼吸可闻,让人有点儿紧张。
“呃,大概在这里。”卷同学指了指被黑老师的手盖住的地方。
卷同学自觉脸红了,因为这好像很暧昧的姿势,心想还好旁边不会有人。
但是不知道黑老师是对目前“暧昧不暧昧”有点儿钝,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所以故意的,总之是很毁气氛把卷同学的头扳到侧面,最后撒手,得出结论:“脸皮太厚,看不出来。”
……凸。
本来就没要你看啦!

------

大姐家的小朋友刚刚参加了她的幼儿园的“万圣节”活动,做了个手工,上了个选美,得了个冠军【厉害了我的侄儿!】奖品是一个大南瓜——一个特别软、特~别软的抱枕。
“怎么办,小舅好喜欢的……”
“不送,不送。”可能是视角问题,小朋友眼睛特别大,瞪谁谁心软,“要小舅画画给我,我才换。不送的。”

“QwQ她,她真可爱!”
“……你真可怕哎哟喂……”黑老师坐在旁边看卷同学缩在小姑娘的小书桌台上画简笔画,翻了个白眼,笑得打跌。

卷同学成功“交换”到有点儿少女心也可以说很酷炫的南瓜抱枕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可能运用相对论,愉快的时光总是显得很短暂,等待的时间总是显得很漫长。
大姐一家都走了,留下的居然有黑老师。

卷同学来回来去拿浴巾睡衣之类的,要招待黑老师他总是乐呵呵的。
黑老师坐在走廊打的地铺上——这头这个是他的,那头那个是卷同学的,床不够就让年轻人将就了——“看到没?我的‘底线’,我也是有底线的!……可能有这么一条,感觉就是用来给你们挑战然后超越的……”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你不想一个人回去?”
“别问我为什么,我TM怎么知道为什么!”
“……”╮( •́ω•̀ )╭你可知“恼羞成怒”?

------

黑老师先洗漱完了,然后是卷同学洗了相当不短的时间。都让人听着水声能被催眠了的那种时长。
有意识的是,卷同学给黑老师准备得妥妥的,轮到他自己的时候居然忘带了衣服。
不过卷同学是习惯性裸奔的人,裹着浴巾就开始浪迹天涯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
这扮相成功获得黑老师卫生眼两枚。

不清楚是光线问题还是黑老师半梦半醒、之前又被各种洗脑,只见这只热气腾腾的卷同学从左锁骨到胸前到右肩,确实隐约有“像珍珠项链一样的”粉红色的胎记。
“故意洗这么久的啊?”黑老师比划了一下这几个位置,问卷同学。
卷同学可是懵逼了一阵才明白黑老师说的啥:“才没有!我……”
“嘘——他们都睡了吧!”黑老师及时打断卷同学的解释,或者黑老师说的“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卷同学哼哼唧唧地关掉了浴室的灯,走廊里就一片乌漆嘛黑了,他摸进自己的地铺里擦干净穿衣服,想着这可是和黑老师隔着一段距离头对头地躺着,然后并没有什么内容地、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
“真的很明显吗?会不会嫌弃啊。”
“不是男孩子嘛……”
“男孩子也在意的好不好。”
“……”
“脸上看不出来应该大丈夫吧?”
“嘛,只是我看不出来,指不定哪位看得出来呢。”
“……我相信你的眼神儿。”
“切,要你相信。”
“……”
“……安心,挺好看的。”
“真的?”
“嗯……很有艺术感。”
“被你一说越发的没有自信了……”
“你够了啊……”

——卷同学是在拖时间是在熬夜,有其他目的的就是了。

------

客厅里的挂钟音量不大地敲响了十二下,在寂静的夜里很是清晰。

于是现在是17-10-29。
“黑老师。”
“嗯?”
“生日快乐啊!”卷同学抱着大南瓜捂在脸前,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挡住笑脸,以至于声音闷了起来,“我是第一个说的,明天早上起来给你生日礼物!”
“……我都要睡着了啦!”
就很有气啊。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还有你声音小点儿……你还是不要说了,快去睡吧白痴。”
卷同学QwQ
——我能说什么?傲娇真可爱!?我真可怕哎……

评论 ( 1 )
热度 ( 2 )

© 某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