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

我是某某。从某处来,要到某处去。
💝电影《the jungle book》
💝游戏《Freecell》 《Sudoku》《spider》
💝英语——Do drunbility、六级挂了😂
我还是昔日,日更的少年。|ω•`)诶我性别写的女!?

【P芬】五四青年节【x】


※曾经的“日更”在这里卡壳儿
※有时隔多年【x】硬憋出来的感觉,慎!
※我发现我的私设越来越黑历史向了……为什么?

------

这是没课的一天。
但是芬达很忙。

昨天,吃完午饭回宿舍的路上,芬达这样对同行的Pi说:“【今天晚上】我选修要考试了,今天下午就要复习吧!那么问题来了,明天要交的策划,我什么时候写QAQ”
“哦,这个样子啊。”

说这“策划”要从五一小长假开始。
那时候,学姐丢了个消息过来说:又有什么什么活动了,哥们儿搞个策划呗?
嗯,好啊。为什么不呢?
芬达当时就打了个草稿,面不改色心不慌,还放在了电脑桌面上,十分显眼。假期里芬达子的目光无数次地扫过它,扫过它,但一直到死线之前,他才再次点开它……
——拖延症患者的日常【x】。

为了完成任务,保持一个在学姐心目中的良好形象,芬达只能从昨天一直写写写,写到了今天。
今天,凌晨两点,骚扰隔壁老Pi。
芬达:“我欲修仙,法力无边。”
“快去睡。”
“困神儿过了,睡不着啦!”
“让你熬夜。”
“又不是我自愿熬的(>n<)”
“放下手机,饶你不死。”迷之苏。
芬达在网络这头对着手机做鬼脸,觉得不够有力,于是转头对着墙壁做鬼脸,按理说一墙之隔就躺着Pi呢,感觉好近。

今天晚【x】一些的时候,卷同学日常早起晨练去了,芬达浅眠,心不甘情不愿地翻了个身,醒了。
带着起床的燥气,芬达执行标准动作,看了一眼手机,只见锁屏上大大的数字显示着:“七点?日。”
然而锁屏还显示有QQ消息,Pi说他们宿舍开空调了,啥?芬达仔细看了看消息时间:“四点!日。”

------

好像就是知道芬达早上起来会热一样,Pi开了空调,给芬达发了消息。
芬达穿着睡衣,夹着枕头,从213两步走到了211,若有若无地敲了敲门,很快被Pi和清凉的空调气儿迎进宿舍。
芬达幸福地眯起眼,瞬间有了入睡的冲动。

宿舍里还有其他人,都在上铺还没醒。芬达熟门熟路地跟着Pi爬到了上铺,舒心:不是所有人的作息时间都那么感人,还是正常人多啊!
相对而坐,Pi附在芬达耳边不出声地擦着气儿,说他们被热醒,连夜【x】摸黑【x】找了遥控,装了电池,开了空调。
芬达本来抱着枕头坐在床尾还算有个正形,听着听着就歪到了一边,懒洋洋地靠着墙侧躺,像个捕鼠笼一样贴着墙缝。Pi看着失笑,知道这是因为床很窄,芬达自动自发地让出空间来了。
但是床也不长,即使芬达蜷着腿,真正躺下之后枕头也已经放在了Pi的腿边。于是Pi更加往里退了退,也蜷着腿半靠在了另一边,上半身后仰越过上铺栏杆,往外推开了一些蚊帐窗帘,尽心尽力地扩大空间。

空调屋里的温度真的很适合睡觉,芬达看着Pi,从抬眼仰视到相对平视,眼帘也随着Pi的位置变化落下,芬达轻轻翻了个身,趴着,半掩在松软大枕头里的呼吸听起来像是瞬间睡着了。
Pi为芬达这秒睡的本事感到惊讶,挑眉,随手拨弄芬达长发的发梢,理所当然的没什么反应;Pi又去撩芬达的刘海,果然芬达不胜其扰,放在枕边的爪子抬起来,嫌弃满满地阻了阻;Pi莞尔,探身凑近,指尖逗上了芬达的睫毛,芬达拧着眉毛一睁眼就看到Pi的大脸,顿时要张牙舞爪,像不那么温顺的小动物。
违心地说一句好可爱啊,Pi全面压制,芬达奋起反抗,眼看着又是一场PVP【x】。
宿舍里还有其他人呢!
两人默契:不敢闹出大动静,一切尽在不言中。

------

没有课的早晨就应该像这样散漫地度过才对……
“芬达起床,吃了饭该去旗山了。”
垂死梦中惊坐起,今天旗山环校跑。
“啊呜我不想起床——”

Pi已经get摩托车驾照了,但是因为他俩那不可描述的关系,这“拼车共乘”之旅还远远没有结束。
芬达坐在后座,下巴磕在Pi肩膀上,被午后暖融融的太阳照得睁不开眼,眼皮挣扎着支撑了一会儿,在Pi开上大路之后果断放弃了保持清醒,倒在了Pi背上继续打盹。
芬达就这样迷迷糊糊了一路,到达新区后成功满血复活!

到了校区里,芬达骑车,换Pi漫不经心地坐在车后座,看芬达学长遛学弟学妹们。啊,这是因为Pi懒得降低车速跟在步行的新生旁边。
这电动摩托车的后座本来就比前座高一些,Pi也学着趴在芬达背后……在后面看来芬达被阿卡林了【x】。
亏得是芬达气势十足,嗓门儿还在:“你们可是青年节的青年诶!有一点青春的朝气可以嘛!”
“青春的潮气……”来自P·不吐槽会死星人·i。
——坐车的不要说话!

------

因着电动车的机动性,芬达和Pi东奔西走了一下午,回程又再度让Pi当了司机,自己瘫在后座上望天发呆……突然想起口语考试。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芬达把这事儿在心里惦记了一路,吃晚饭的时候和Pi商量着,决定努力一下,就去图书馆——旁边蹭个光好了。

晚上,图书馆的灯不愧是图书馆的灯,为了同学们的视力健康,节能灯管在天花板上不惜本钱地排着阵列。
关键在于它排得还非常整齐,可谓强迫症福利。芬达和Pi在图书馆外的走廊里找了个位置坐下了,抬眼可以从这边的窗外遥遥地看到另一边,这之间数不清的亮白色,有点震撼的。
灯真的很亮,Pi摸出了复习材料,看得很清楚。但是Pi的关注点果断不在这儿,眼里只有灯光笼罩中的芬达子肤白貌美【x】,同样拿了一份复习材料,捏在纸张边缘的指尖都在发光。

芬达这复习的小计划是基于现在的天气的。
准确地说,是因为今天下午下雨了,一点儿也不激烈的那种,淅淅沥沥的像秋雨——明明是要入夏的时节,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于是天地间的闷热消散了,穿着半长袖露出来的皮肤都能是滑溜溜的。整个人都好了。
而芬达不愿意进图书馆是因为里头没有这享受。讲道理图书馆里是有空调的,只是不到丧心病狂的持续高温校方舍不得开;讲道理图书馆里也是有风扇的,可是屋里有风扇屋里更闷啊,风扇呜呜呜地转着只能勉强中和。
所以说还不如坐在外面。
所以说芬达理直气壮地让Pi跟他一起坐在这儿。【着重】并不是出于心虚【着重】,只是没有特别挣开Pi虚握着他手臂的手。微凉的手臂感受着温暖的指尖,爱不释手。咳,在这里的意思是说,这厢的手臂在人家的手指上蹭来蹭去根本停不下来。

------

不管再怎么黏黏糊糊,说到底他俩是来准备口语考试的。
Pi就和芬达面对面坐着,很传统地念课文呢,芬达突然说不能让Pi念了,为什么呢?
“半天读不完一个单元。我来我来,你这样我会睡着的。”
“……”吐槽王的失利。

就算是来准备口语考试的,他俩还是黏黏糊糊的恋爱中。
Pi依然小动作不断,骚扰得芬达转过身去:“反正你听得到声儿就够了吧!”芬达哼哼唧唧,闹脾气般地背对着他。
得说芬达专注的时候的声线很好听,披散的长发在低头时分开露出后脖子的样子也很好看,香皂在皮肤上、洗衣皂在衣服上的味道都很好闻。
Pi其实有点儿怕芬达会直接这样往后躺靠进自己怀里——他一定会接着芬达,他也一定会喜欢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他还一定会抱住芬达不给他再坐直的机会——但是那就一定会有点惊世骇俗了,会被路过的腐生物暗搓搓【x】地拍照的。

Pi还是断了自己的脑洞,转过身去和芬达背靠背坐着了。
芬达扭了扭但是没发表什么反对意见,Pi咧出个笑脸闭起了眼睛,一时间只有念课文的一把美声。很安宁祥和,很岁月静好。

因为和芬达在一起,有一些前所未有的问题困扰着Pi,但是Pi也发现自己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勇气来面对这些问题,并一种前所未有的信心能解决这些问题。
只要有芬达就好。
好像有了芬达就有了无尽想法和无限动力,永远不会失去梦想【x】。
Pi甚至想,其实不需要芬达在身边,只要他心里知道,有这么一个芬达,某时某刻正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芬达给的buff、debuff就能加到他身上。
嗯,这个小长假Pi就是这样过来的。

------

一直到门禁前半小时,芬达和Pi才慢慢悠悠地回宿舍。
一直到生活委员在宿舍走廊上拦到了芬达,送给他一个代表“班集体的关爱”的小蛋糕,祝他生日快乐,在忙碌中懵逼了的芬达才想起来今天好像是个大日子!
芬达捧着包装还算精致的小蛋糕,下意识地看向Pi,Pi就觉得那小眼神是在问自己要礼物。
“给你的生日礼物是:我。我今天一整天都是你的。”Pi解释,“还是你舍友教我的。”
芬达:“……!”还是我教我舍友的……呢!

Pi以为,要是还送一个实在的礼物,借鉴去年的经验,会被芬达直接丢回来的。
去年是个什么情况呢?Pi送了个装在盒子里的礼物,被芬达当场扔【x】了回来,是很尴尬很害羞地拒绝着,也是很生疏很客气地拒绝着。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反正Pi看不清,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
虽然最后还是收下了,但是Pi对“送芬达生日礼物”这事儿心理阴影了。

“总不能再丢回来了吧。”Pi高高大大的一个,抱着胸站在门边,特别稳重的感觉——Pi自己都在腹诽:确实,这丢不动的吧?
芬达有点焦躁,像扑不到红外线激光点的猫,一下子进入紧张状态,但是永远抓不到目标也就永远无法放松下来。被Pi一说,当真回想起了去年的那份礼物。
……那是……很实用,但很贵的……一套西装。
据说男人送女人衣服,就是为了:脱掉它,那么男人送男人衣服呢?
Pi:当然还是那三个字啦~【x】
【tips:出门左右看看总有人开车的【xx】

芬达记得那个上午他还穿着租来的正装当礼仪服,晚上就被送了一套,还是外衣、裤子、衬衫、皮带、鞋子齐全的那种。该是特别包在一起,包装成一盒礼物的样子的。
超贵的!芬达不认识衣服的牌子但好歹摸得出这衣料和早上的那套有天壤之别,这个绝对很贵重,于是一时间手忙脚乱地把衣服装回去,还给Pi的那个匆忙的劲头,像捧了个烫手山芋。
芬达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可能归根结底还是觉得自己拿人手短,不过一点家境上的差距,收了礼物就好像会被动得不行。
仿佛回到孤零零一个人站在主席台上接受助学金的小时候,那种被怜悯被施舍的感觉,自尊不堪重负地呼痛,自卑油然而生,不自觉地以过激的行为反弹着。
于是给Pi造成了心理阴影。
这又何尝不是芬达的心理阴影。

可现在Pi送出他自己了。
芬达不知道那个收到某个人作为生日礼物的对象听到这个说法的时候有什么样的心情,会不会回想一下今天一整天的这份“礼物”是否合意?但是芬达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觉得Pi盯着他的目光灼灼,热烈得要把他融化了似的。
而且,他们现在的关系和去年这个时候有本质上的区别。而且去年他都因为Pi一句“衣服是你的尺寸你不要只能丢掉”而妥协了,今年还矫情个什么;而且能收到喜欢的人送的生日礼物,这是多开心的事情啊。
芬达长叹:“我欠你的账是算也算不清的了……”
Pi摸芬达狗头,笑:本来就不是算账啊傻不傻。

评论
热度 ( 9 )

© 某某💝 | Powered by LOFTER